故秋【中】

各种私设,各种苏我蔺晨,不喜勿入~~

最近迷上了阁主,我恣意潇洒兼之通透的蔺晨。

另外,各种东西都是杜撰的,设定是架空,不是魏晋南北朝了,不要考据,请不要在意细节~~~

结局当然HE,小虐怡情。

 ————————


  琅琊阁。

“阁主,有人在大渝的石崇岭发现了虚芜兽。”管家大人闻言看了眼自小看着长大的小阁主,满目担忧,却终究欲言又止。


“如此,只差妄言草了。”鸽主恍若未觉的看着院中那株梅树,刚经一场风雨侵袭,粉白花瓣落了一地,“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蔺晨不自觉吟诵出声,又觉得这句词兆头不太好,甩甩头,一向不甚在意细节的自己居然迷信起来了。又至冬日,不知不觉又是一年了,金陵城中的那个人不知怎样了。虽然消息不断,半月两人一封书信但到底眼不见心里不踏实。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那药炼成了才算万无一失。蔺晨勾了勾嘴角,眼中却没有分毫笑意。

 

 

五个月后。

宗主病倒了,于是鸽主只好认命的赶去金陵收拾烂摊子。一群耿直boy智商绝对硬伤啊,真让他不忍直视。三言两句把人逗毛了再随手给个计策就安抚住了,太好哄了都不如逗小肥牛有趣。鸽主想怪不得长苏当年一见我就把我引为知己激动莫名一脸恨不相逢未嫁时恨不能早认识我二十年的模样,原来根源在这里啊。就这智商,怪不得二十多年的竹马生活大家愣是纯洁如水的革命友谊。欣慰完了鸽主又无奈,换自己摊上这么一帮子人大概早就气走了吧。想想也真是心疼他们家长苏。




人醒了,鸽主更忙活了。忙着逗肥牛玩逗宗主笑顺便变着花样投喂宗主。神医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鸽主看着长苏不过半个月时间就被自己喂得胖乎了一圈的脸欣慰的笑了。就知道那一脸清冷矜持是装给别人看的,挑嘴忌口又多,这里一个个苦大仇深的又没个堪破他本性的,不瘦才怪。唔,小肥牛最近跟着也圆润了一大圈,捏起来手感更好了。为了让他保持身材,本鸽主就牺牲一下陪他锻炼锻炼吧。



鸽主心满意足的守着他们家老婆孩子长苏和小肥牛过日子,安心等着梁帝诞辰那天真相大白洗尽冤屈后呼儿唤女度蜜月去携家带口散心修养去。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再……简直不要太美好。



一切也确实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所有事尘埃落定,直到前线的消息传来……




不到一个时辰很容易安抚住了耿直boy们,宗主表示没有一点成就感。然后宗主专门拿出了一个晚上正襟危坐焚香煮茶专门说服鸽主。哪知鸽主一口应承,还要陪他一起去。宗主一时情难自已,一声“蔺晨——”柔肠千转,所有情意所有感动尽在其中。

 

 


蔺晨定定的看了他一瞬,方垂下眸子涩然一笑,“你虽食言,我却不能失信……只盼最后……”他忽而握住了梅长苏的手,紧紧的让人挣脱不开而梅长苏这一刻根本也不想挣开,“长苏,你后悔过么?”蔺晨抬眸,那目光极哀伤又极爱怜,有那么一瞬梅长苏觉得自己就要溺毙在他的眸子里了,心里止不住一恸,“蔺晨,如果……如果我们早一点认识……该多好……”梅长苏知道他这个选择有多任性,本来想把这最后的一段时光都给这个甘心被自己束缚住了的人,这个本该是世界上最洒脱最不喜羁绊的人……那样,也就真的无憾了,只是,这家国,这一片赤子之心终究容不得他自私一次。小肥牛有眼前这个人照顾,霓凰也有了心上人,水牛也娶妻了,萌大哥有萌大嫂子,甄平黎纲他们有江左盟,可是这个人,眼前的这个人,三个月后又要怎样呢?他知道他都知道,只是他却还是答应了自己,甚至舍不得自己费心费力的说服他。这份情,又何以报之?怔然间,有温热的唇温柔的吻上了眉心,依旧是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气息,梅长苏安心的闭上了眼,靠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一寸一寸攥紧了他的袖袍。


05 Nov 2015
 
评论(4)
 
热度(36)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