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秋【下】

各种私设,各种苏我蔺晨,不喜勿入~~

最近迷上了阁主,我恣意潇洒兼之通透的蔺晨。

另外,各种东西都是杜撰的,设定是架空,不是魏晋南北朝了,不要考据,请不要在意细节~~~

结局当然HE,小虐怡情。



————————————————————

第一个月,战事胶着,蔺苏二人百般筹谋方暂时稳定了局面。蔺晨又当前锋又当大夫的,日日忙得几乎衣不解带,一个月下来人瘦削了许多,一张脸苍白甚至更甚梅长苏,但一双眸子亮的惊人。梅长苏愧疚之余更添心疼,只是这战时实在艰难,人手又不够用,也只能这般一个当三个用了。索性太子亲自盯着后方军需,到是后顾无忧了。


第二个月,大梁略占上风,只要撑过这个月,胜利在望。虽然一样操劳,但精神上放松了许多。


第三个月,梅长苏身体再瞒不住众人,蔺晨也日夜守着他轻易不离开大帐。

当最后一役的大胜的消息传来时,梅长苏方露了一个笑脸,便再也压抑不住一口血直接喷在了蔺晨身上而后便不省人事。



与所有人的焦急担忧不同,蔺晨平静的吓人。他把所有人都赶出了营帐,在场的人也都已知晓他们俩的关系,连不会猜人心事的糙汉子蒙挚都红了眼睛叹了口气转身出去了,何况他人。只有飞流不肯走,执拗的看着蔺晨。蔺晨终究对他生不起气来,略一闭眼,对飞流露了个极温柔的笑“飞流乖,蔺晨哥哥要和苏哥哥说说话,你出去等一等好不好?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可好?”“苏哥哥,不死!”飞流拽住了蔺晨的袖袍,手微微的抖。


“好,蔺晨哥哥在,苏哥哥不死。”蔺晨摸了摸飞流的头,这次他并没有躲,然后更认真的看着蔺晨,“你也,没事!”“飞流啊…,你这也…太贪心了啊。”蔺晨一滞,继而忍不住逗少年,“你不是最讨厌蔺晨哥哥了么?”“不!不许!”少年一急,眼眶居然慢慢红了,“就是不许!”“不讨厌啊?那你说声喜欢蔺晨哥哥,蔺晨哥哥就答应你尽力没事。”“喜欢”少年有些别扭的任蔺晨捏了捏脸,“蔺晨,哥哥。”


“乖,等晏大夫和我爹来了就让他们抓紧进来,其他人都不准进这个帐篷,记住了吗?”“嗯!你,苏哥哥,没事!”“好好好。”



等飞流出去了,蔺晨才收回目光,一点一点小心的拭去了梅长苏唇畔的血迹,“你看,你都不如飞流心疼我,小没良心的。”他专注的盯着梅长苏的眉眼,用目光描摹了一遍又一遍,眸底的眷恋和哀伤也就越发浓重,终于他温柔的拿起他的双手,“长苏啊,其实没有什么的,你是心甘情愿,我也是心甘情愿啊……你看,我没有怪你,你也不要怪我,可好?”他从怀里取出一个白玉小瓶,只有一颗殷红如血的丹药孤零零的呆在里面,他小心翼翼的取出放入了梅长苏口中,而后咬破了自己舌尖慢慢任血裹住那药丸助长苏吞咽了下去,“我说过,陪你到最后一刻,只是没说是陪你到你的还是……我的,所以,我并没有食言,对么?”

利落的划开自己的手腕,运转琅琊诀自此处逼出一寸长的玉石样的东西,而后在梅长苏手腕用自己的血写一个古怪的符号,而后划破长苏的手腕,把那东西另一端放置伤口其上后,全身真气似不要命般向梅长苏涌去。此物前身正是虚芜兽,本是身长三尺浑身剔透如玉,浑身剧毒却亦至宝。被蔺晨用自己的血加一些秘药炼化成了蛊,配合妄言草加蔺晨心头血炼制的丹药,梅长苏一条命绝对是保住了。琅琊阁一脉的血统自然是不同于凡俗的,上古神农氏的后裔慕上凤凰一脉的后裔,两情相悦结合后得一子,此为琅琊阁一脉始祖。琅琊阁一脉的血妙处多多,琅琊阁的核心医术武技不传外人自然是有原因的。至于心头之血,不仅取之必定会自损寿命对本人伤害极大甚至有性命之虞,而且……另外,普通人是无法直接承受神裔之血的,需要的条件步骤实在太多。而十多年来,蔺晨也费了好大心血才勉强收集到多数材料。第一个月脸色苍白身体瘦削也不过是要以自身之血温养虚芜兽,损耗太大。




痛,神魂俱痛……痛到恨不得撕碎了这身躯,从此不必再受这地狱般的折磨。蔺晨艰难的压抑住痛呼不肯露出一丝声响,汗湿了一身又一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不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然而他甘之如饴。他蔺晨是天下没有人可以逼迫威胁的,没有人可以利用束缚住的,所以……无论结局怎样,都是他心甘情愿的,没什么后悔的。梅长苏想拿这三个月当林殊,甚至连飞流都不再顾惜连靖王和霓凰都骗,他想,他没什么好劝阻的毕竟这是他梅长苏的自由骄傲如蔺晨自然不可能低声下气的求他多陪自己一天哪怕放弃他的志向抱负。所以……我只是想林殊再次死后我的长苏能够活下去,这也是我的自由……是不是也可以隐瞒一些什么说些善意的谎言? 长苏求仁得仁,我蔺晨亦如此,何怨之有?只是啊,大概真的不能陪他走下去了吧……



意识越来越模糊,隐约中似乎听到了父亲气急败坏的骂声,蔺晨终于安心的昏睡过去了。

 



一周后,梅长苏醒来。飞流第一个发现他的苏哥哥醒来了,急匆匆的就跑出去喊其他人来。……醒来后的梅长苏发现自己痊愈了,虽然还是有些虚弱武功是不要想了,但是火寒之毒居然也慢慢消失不见了。他忽然慌了,众人口中蔺晨生了他的气回琅琊山去了,他细细盘问试探下众人支支吾吾言辞含糊,他心中一沉喊飞流来问话,才发现飞流去通知众人他醒来的消息后就再也没见到人……



众人拦不住他,他疯了一般向琅琊山赶去……一秒也不敢耽搁,他从来没有这么怕过,怕得整个人都无法思考,一颗心疼的像要碎掉一样,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自己,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感受都是蔺晨曾经的每一分每一秒,将心比心,蔺晨……蔺晨他又是怎样在这种煎熬中一次又一次哀伤又温暖的笑的?一次又一次逗自己笑一次又一次的静静看着他,这三个月来他不曾劝阻他一句不曾对他生过一次气……蔺晨、蔺晨……他想,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下去了……几乎是手脚并用爬上的琅琊阁,发散了衣服脏了,手划破了……除了梅岭那一战,林殊和江左梅郎都从没有这般狼狈过……不,即是是梅岭那一役,他也只是恨只是痛却从没有这么惶恐过……


……


那个人向来跳脱好动,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安静的躺在那里,眉头紧蹙怎么也抚不平,也从没有见过那个人如此瘦削苍白的样子,没有一丝血迹……脆弱,是的,那个怀抱宽厚温暖的人此刻是那样脆弱,他甚至不敢触碰……而消失了的飞流正安静的坐在他的床前……



“这是他心甘情愿的,你不必自责。他这次损耗太大,但是我已经给他服了琅琊阁秘药,暂时没有性命之虞。只是……不知道他哪一日会醒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醒,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多陪他说说话吧,这孩子其实从小孤单的很,山上没什么玩伴,我又对他向来苛刻……”老阁主看着眼前年轻人泪流满面的样子,深深吸了一口气也红了眼眶,“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蔺伯伯放心便是。”



老阁主带走了飞流,一心一意的教导果真不再过问蔺晨的事了。

 



就这样,梅长苏在琅琊阁住了下来,心无旁骛不再过问世事只专注于那一个不知何时才能醒过来的人。喂饭擦身、翻身按摩甚至处理便溺梅长苏都不肯假以他人之手。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梅长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每天陪那人说话吃饭,睡觉擦身……不一而足。他不再计算日子,只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他已经不再怕了,他想,便是这样陪他一辈子也认了。他已经对他食言过一次了,这一次,他会陪他走完这一生,无论那个人会不会再回应他了。



 

又一年冬天,梅长苏自外面端来药粥进屋,烤一烤火把自己周身弄得暖和了再靠近蔺晨,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蔺晨的唇角,“要给你喂饭了,你看我这么辛苦,让我亲一口可好?”


“好。”有人笑着回应,温暖而宠溺。

 

 

 【end】

全文终。

 


 ——————————————

本来是想虐梅长苏的,是的,我喜欢他的赤子之心也心疼他的经历磨难,但是也恨他狠心。他尽力的安排好了每一个人,托付好了每一个人,唯独一个蔺晨,他亲手救回了梅长苏,一生一世真心待他从不辜负,看着他生陪着他死,也被梅长苏逼着用自己亲手做的药做了催命符,他成全了梅长苏,但是那一片白衣日后又该如何自处?无论是爱情友情,爱人或者知己都不可能释怀啊。真想一命换一命,让梅长苏自责悔恨一生。但是舍不得,终究舍不得这么虐梅长苏而且更舍不得虐我阁主啊!

我阁主美如画!这次瘦下来了哦,当然不瘦的阁主我也爱~~~

真的好喜欢蔺晨啊。

喜欢我阁主~~~


08 Nov 2015
 
评论(16)
 
热度(50)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