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漓

胸腔里全然是郁积的滞闷。凝重到透不过气来。


林白。


也不过只将将接触了一二中篇,某种沉重的东西沉甸甸的堆积下来,不见天日的荒芜沙漠,来自灵魂的渴求和失措,阴郁粘稠的潮湿气息和疯狂而决绝的凄然诗意。矛盾而触目惊心的美与肮脏,极致的诱惑与绝望,穷奢极欲死亡与欲望交织缠绕醉生梦死,混为一体。极致的寒意透体,极端的仇恨与惶然,滞重的恶心感,仿佛那股腐烂潮湿的气息透过纸张将我一同笼罩。忽而想起了几年前的深夜里全然陌生的怀疑。如出一辙,或者这次是更深重的延续。


落日余晖,如水黑夜,失眠的女子,浓妆的女子,镜子前孤芳自赏的美丽女人,欲望倾覆了世界,空虚与孤独环绕,目光涣散,精心雕琢的玩物悉心贩卖着自己,挣扎,抵死挣扎,屈服,屈辱,从肉体到精神,一一出卖,然而反抗不得,然后仇恨支撑起每一个失眠的夜。

虚无,虚妄。像是深夜里无人可闻的呓语。梦呓,惊悸,鲜血淋漓。于是我也一同忧惧,反抗?挣扎?逃离?无处可逃…从此再不能心安,蒙昧和安定麻木如同止痛片一样充满了诱惑,仿佛再不会怕,躲在一隅之地,随便找一个人构建一个小小的囚笼,被人当做半个工具或者半个器物玩物看着豢养着再简单不过,也再恶心不过。或者是一个开始兴致盎然有趣到最后全然陌路相看两厌的玩伴?按照某种既定的秩序和游戏规则,一纸荒唐的束缚,而后用另一个生命勾勒一个无形的枷锁?锁住谁呢?自己还是另一个演员?


何必。

何必?


一时冲动与好奇是最最要不得的。不要被迷惑轻易诱惑,那只不过是一个个无形的陷阱。别跳。别看。别想。


可是多么讽刺。一个人用爱另一个人来证明自己活着存在过,来充当自己的坐标,无可救药的不信怀疑又无可奈何的默认。哪怕你明知他不是他。一个人的视野里是否必须要有另外一个人,长久的存在。


极致的迷恋,不过是因为知道自己不配得到,也永远接近不了。你爱的,不过是你想成为你想得到而永远求而不得的那些,嫉妒的面孔太狰狞也太难看,你从来都不屑如此,于是你用爱来凝视,你不过是把他当做了另一个自己,你想成为的那个。


飘散。只这一篇。


05 Dec 2015
 
评论
 
热度(1)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