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妨惆怅是清狂 【一】

段子变中篇系列。

好久没码字了,找不到感觉了,注定OOC,略难过。

我只是喜欢阁主而已,嗯。

另外,楼蔺楼,靳哥哥水仙,慎入。


——————————————————————



蔺晨第一眼看到明楼时,忽而想起了漫长时光里他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起过的旧友,那一个看似通透实则十分固执的知己。并不是说长相相似,虽然千年已过但他不至于记错至交容颜,更何况他只是与这人对视了一眼,而后那人便晕倒在他身前,近乎本能的,蔺晨下意识接住了这个人。




这人的眼神像极长苏刚来琅琊阁养伤的时候,像藏了一把燃烧到极致炽热的火,又黯得可怕,同时防备又疏离,似乎一层坚实的薄冰裹着内里的焰火,靠近不得。



不远处有喧闹的声音传来,大概是正在追捕眼前这人,蔺晨并未多想,施展身法带他回了住处。

 

 


蔺晨一生随性至极,虽然一度牵扯进红尘俗世之中,却从未被束缚被困住过,更不至于刻意忘记谁或者记得谁。所以那时他到底还是成全了挚友心愿。原谅他的失约、伴他去战场至生命最后一刻、为他一一处理后事,而后带着飞流按他们曾约好的路线一一走过。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了仙露茶,又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他和飞流在小灵峡守了足足一个月才看到了佛光,接着去了凤栖沟看猴子,顺路逗了逗未名、朱砂他们,最后去顶针婆婆那里拿了两坛醉花生回了琅琊阁。梅长苏一生坎坷,最后到底夙愿得偿全了心愿,他虽替他难过,倒也略觉欣慰。




而他意外之下不知误食了何种上古丹药,竟一直不得衰老。身边人都各种着急上火,他却只是消沉了几天而后反劝导起大家来,既然没有解决办法,也只好随遇而安罢了。身边的人渐渐去世,先是父亲和老管家,接着是江湖上的好友和阁中亲随……再后来小飞流也离他而去。他把琅琊阁传给了下一代阁主,自此流浪江湖,四海为家。有时也会在某地隐居数年,因为容颜不变却也不敢停留太久。漫长岁月里原本跳脱的性子竟渐渐沉稳下来,他本便是风流蕴藉沅芷湘兰的浊世佳公子,如今越发超然绝俗,仿若误入人世的谪仙。

 



蔺晨给这人取出了两颗子弹,大概麻沸散的药力太强,这人一直没有醒。怕这人半夜发烧,阁主只好守在床边看着。浓黑密丽的睫毛如同暂时栖息的蝶,高挺的鼻,形状优美的唇……饶是阅美无数,蔺阁主也不得不承认这次捡回的人称得上十分俊美,可是好像很眼熟的样子,似乎前不久在哪见过……苦思冥想了半天仍不得其解,阁主决定等这人醒来问问他。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这人果真发起了高烧。折腾了大半宿,好歹是热度退下去了,蔺阁主松了一口气回屋睡觉去了。

 

当然,他离开房间的那一刻,床上迟迟不醒的人终于睁开了双眼,眸光有些复杂的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


21 Jan 2016
 
评论(24)
 
热度(66)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