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妨惆怅是清狂【四】

楼蔺楼,靳哥哥水仙,慎入~

好喜欢阁主呀~

明楼离开的一瞬忽然想起了一首歌,何日君再来。【大雾】

如果明天还这么冷我就先不码字了,真的太冷了。

————————————————————————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明楼除出门报了平安之外竟没有出过门。固然是养伤需要和全城戒严搜查凶手,可是明大少向来不太在乎这些。所以说到底,都是蔺阁主的功劳了。

 

明楼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这么能说,这一周的话都快抵他半年的量了。他们两人倒也不是意见完全相同,大方向上却完全一致。即便偶有争辩,也是各有见解。蔺阁主红尘俗世中辗转千百年后愈加深不可测,自不必多说。明楼家学颇厚自小又聪颖好学,少年家中骤变后更是脱胎换骨彼时虽也不过二十出头但眼光和见识都远非常人能比,阅历和谋划虽不能与老狐狸们相比,但已不可小觑。

 

 

 

蔺晨向来对自己捡来的人没脾气,加之明楼特别合他心意,自然完全不加吝啬有问必答。千年前千金求一问只能见锦囊尚不得见阁主本人一面的冤大头们倘若知道蔺阁主如此好说话,定要气得吐血三升。这样的交谈自然对明楼大有裨益,一周下来,明楼收获良多。而蔺晨也被启发开拓了许多新思路,两人都甚是满意。

 

又一周过后明楼的伤势好得七七八八了,而在蔺晨的提醒下,明楼终于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该回学校了!



或者说明大少自始至终根本没忘这个事,他执行任务前自然有所准备,回学校倒是没那么重要,可是无论是他自己心尖的家国之恨还是组织和军统方面都容不得他继续这样度假避世一般的日子。自家中剧变之后,这无疑是明楼人生中最舒心惬意的日子。

他似乎暂时远离了家仇国恨,不必那样忧愤悲哀,不必戴上面具优雅淡然的穿梭在各种势力中各种博弈或者不必生死一线机关算尽满手鲜血只求一线救国的希望,他似乎不再是那个明家长子,不必在大上海声色犬马中进行必要的交际,心疼长姐却无法分担她的重担在她沉重的期待中沉稳持重怕她忧心不敢丝毫提及自己的身份和志向、在两个弟弟前端着长兄如父的架子掩藏自己的行踪和身份。他可以尽情的和这个人诉说所有悲愤和不甘,所有志趣和爱憎,他的遗憾和悔恨,他的期待和梦想……

这个人即便有时只是安静的听着,可是他知,他都懂得。他诉诸于口的一切还有所有未竟之语,他都懂。

 

 

明楼从没想过,除了明公馆,他居然还有如许留恋不想离开的地方。然而他不得不走。

他走的那天蔺晨鲜见的并不在家中,客厅里有给他的一张便条,字迹有些草,想来是有急事。此一别再不知何日再见,明楼到底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匆匆回了张字条,走出了这个小住半月的别墅,再无回顾。他不知,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

 

 

 

等明楼回了学校,巴黎已经快到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了。明大少继续他忙碌又孤单单的留学生活了。上上课,不得不参与某些上流社交活动,谋划个计策完成个任务偶尔参加一些读书会研讨会不一而足,与之前的生活并无二致。这样的生活不知维持了多久,久到明楼觉得自己就是个完美运转的机器,各种模式面具切换,自己独处时反而觉得不习惯。明诚半年前去了伏龙芝军事学院,而明大少又不想请保姆,只有钟点工定时上门打扫卫生。有时赴宴或者完成任务晚了,当时图方便买下的别墅里冷冷清清黑灯瞎火的,简直不想回来。而且明诚走了没人做饭,明楼又从来不肯入厨房,有时太累直接在沙发睡着然后半夜惊醒才爬起来回到卧室,睡不着就跑去书房继续读书或者工作。

直到那天,巴黎下了第一场雪。

 

 

明楼那天赴宴刚好晚归,那样的交际场里压根只喝酒吃不了什么东西,明楼觉得头疼于是一路走回来想着吹吹风。谁知忽然下起了雪,纷纷扬扬从脸颊到脚掌都是一片冰冷。那么美,又那么凉,明楼迷迷糊糊的想,虽然没有犬吠,但自己大概也算风雪夜归人了吧。




走到自家门前,忽然远远看到有人闲适的靠在墙上,一个标准的农民揣动作。明明是裁剪合体的优雅大衣,却硬生生穿出来广袖流袍的潇洒来。那人大衣上积了薄薄一层雪,脚边是一小皮箱,他不知怎么心跳得忽然有些快,不觉跌跌撞撞的加快了脚步。

 

“这么激动?”熟悉的明快语气,那人明明静静笑着自己慢慢走近,却又在自己快到近前时敛了笑容,“你傻么!”


温暖的大衣落在身上,围巾恶狠狠的勒在脖颈上。他大概是想勒死自己吧,明楼无奈的想着,“你怎么来了?”冻得有些发白的脸上表情有些僵硬,却不难看出那是控制不住的笑意。

“开门!”仍然板着脸的蔺晨拎起箱子向前走去,倒像是这房子的正牌主人。



等进屋以后,蔺晨得知他没吃晚饭后,顺手给他把了把脉便黑着脸去厨房了,丝毫不理会明楼难得的惊异,“你还会把脉!”

 

没多时,一碗姜汤和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新鲜出炉。“先喝姜汤后吃面,我会的还多着呢!”明楼好脾气的笑笑,皱着眉喝完了姜汤,缓了好久才开始吃面。吃到碗底发现了两个荷包蛋,明楼笑得像个孩子一样一脸满足。

24 Jan 2016
 
评论(17)
 
热度(62)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