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妨惆怅是清狂 【六】

依旧楼蔺楼,慎入。

原谅不会说法语的我,只好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日本人的名字啥的都是杜撰,请勿考证。

 阁主出场那里写的相当不满意,有点烦。

 

是的,我回来了,谢谢大家关心!但是可能不会日更了,我尽量吧。

————————————————————

觥筹交错的舞会,熠熠闪光的水晶灯下,各界所谓的青年才俊以及各色名媛尤物数不胜数,纸迷金醉虚情假意,明大少风度翩翩,举止优雅,东方的典雅知性美以及不凡的谈吐、俊美的外形无疑让他成了场中焦点,令人移不开眼。

这个party本意是明楼的师弟师妹们为他举办的欢送会,因为怕明楼不喜欢,故而名义上是圈子里的一次小聚。没成想竟然吸引来了几个经政界大佬并且还有带来朋友,甚至其中还有一个日本人。毕竟是在法国,而且是私下聚会,防范自然较差。明楼轻轻晃动手中酒红色液体,闭眸一嗅,脸上微微露出满意的笑来,眼底却是一片彻骨的寒意。而后他回身远远对着一人举杯示意,优雅而迷人。那人亦颔首一笑,一饮而尽手中酒。



酒至半酣,明楼似乎不胜酒力,和主人打了招呼去二楼小憩。没过多久,几个大佬果然和朋友们相继而去。明楼随手换好刚刚找出的衣物,虽然事出意外并无周密的计划,没成想日本经济界极有名的好战分子的三岛由吾居然来了法国还恰巧出现在自己面前,但天赐良机不出手简直对不起手中枪。明楼这些日其实一直在着手调查蔺晨消息,可是竟然找不到任何有效信息,倒不是有人刻意阻拦,只是这人资料实在干净得厉害,看不出一丝不妥。明楼最后得出结论,要么这人一直用的是另外的名姓参与各种事宜,要么这人虽然事事参与但未曾亲自动手甘做幕后的无名英雄。他实在没有办法了,但他知道,这人肯定得到了他后日便要离开的消息了。即便不肯现身,他也一定会时刻关注自己消息的,明楼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这般笃定。


轻巧的从二楼爬下,明楼悄悄跟在三岛由吾身后,找了个僻静的路段一枪致命。只是明楼刚刚刚转身离开,居然有两个巡警路过并且发现了尸体,明楼暗骂一声闪进黑暗里,趁着他们没发现自己之前火速离开。黑暗里忽然有人靠近,明楼抬手作势就要开枪,那人摘掉帽子,露出眉眼来。是蔺晨手下的人,他们曾见过一面,明楼不自觉放松了不少,那人却转身就走,“明少请跟我来,现在这附近肯定会立马戒严了,我家少爷已经赶去了party,您不用担心。”

明楼忽然开口,“那些人能去,是蔺晨的功劳吧。”

“嘿嘿,不愧是明少。”那人客气的恭维。

明楼忽然间五味陈杂,不再多言,只是忽然之间迫切的想见到那个人。

 

法国警察办事效率很高,party那里很快接到消息,开始排查外出人员。除却大佬们,另有三名客人提前离去。二楼有三人小憩,其中两人已经出来,只剩明楼的房间紧闭,无人出现。唤来经理开门,只见房间内并未有人。


众人面色各异有人紧张有人幸灾乐祸,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敢问各位不去跳舞,反而来明某人房间,是为何故?”金丝眼镜映衬下眉目俊美无俦,灯光下彬彬有礼的笑容十分动人却又莫名令人觉得疏离,有人忽觉刺目,“敢问明楼兄,刚刚去了哪里,为何不在房间?”

明楼瞥了他一眼却并不开口,身边的一个青年却不满道,“明少刚刚和我聊了会天,又不知怎么打扰到各位雅兴了,这般兴师动众严厉质问?是不是还要一一复述我们说了什么,啊?”这时众人似乎才反应过来纷纷解围,说了日本特使被杀一事,这才平息纷争。人既然找到了,又凭借明楼一贯的为人,大家都未曾怀疑于他。已至午夜,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于是大家便都散了,各自打电话叫车回家去了。

 

不出意外,自己的衣服眼镜竟都在这人身上,发型都与聚会时一般无二,明楼这才真正放下心来。明楼看着那人假惺惺的和众人道别,人模狗样,虚情假意,明楼暗暗点评。又暗暗嘲笑自己,为这人白白担心了那么久。


那人终于上车,他相信蔺晨认出了他,默默等着对方一句“哟,明大少亲自来接我啊,真是受宠若惊”却迟迟等不来。再看这人,竟发现对方满脸疲惫的半躺在车座上,似乎睡着了。认识这么久,这人总一副不知疲倦洒脱明朗模样,似乎从未见过也未曾想过这人竟也会这般一脸倦意。明楼心一软,放慢了开车速度,驶向自己的小别墅。

 

 

开得再慢,却终究是会到的。明楼正在犹豫是叫醒他还是直接抱他上去,那人却自顾自打开了车门,定睛深深的看向他,“我先走了,你……”略一犹豫,却终究说出了口,“一路平安,珍重。”转身便走。

 

“等等!”明楼强忍怒意一把拉住他,“我有事跟你说。”

“不必了。”蔺晨并没有回头,还是准备走。

明楼几乎是气急败坏的走到蔺晨面前,“我说完后你如果还是决定要走,我绝不拦你。”

蔺晨看了他良久,终于妥协的一笑,“说吧。”

明楼气笑了,拉着蔺晨的手忽而加重力道扯着他就向前走,忽而听到那人倒吸了一口气,手中的胳膊一阵不自觉的抖动,明楼想起车上那人疲惫的眉目心里一紧,回头果然看到那人蹙起的眉头。明楼一瞬有些慌乱,一叠声“你怎么样?”所有含蓄所有的点到为止全然抛去,眉眼间全是懊悔自责与关切,蔺晨忽而低低一笑,“我没事。”

 

到底,还是栽进去了。蔺晨无奈的想。

这次换作蔺晨扯着明楼走向漆黑一片的小别墅了。

 

 

 

 

 

29 Jan 2016
 
评论(5)
 
热度(51)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