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下】

大过年的就不开虐了~

————————————————

这是明楼一生中喝得最沉默的一顿酒,不必四方应酬更不必照顾谁周到,无需收集什么信息也无需假装不经意间放出什么消息。完完全全不必掩藏真实情绪,而那人也并没有继续逗他,甚至没有说话,扬手抛给他一壶酒后,自己就施施然坐在了阳台护栏上不再管他。

手中酒,心中事,他不说,他不问,一个洒脱一个颓然,各喝各的,互不打扰,却又并不觉得另一人碍眼,透凉如水的月华下,倒也十分契合融洽。

 

许久许久以后,月上中天,一瓶终于尽了。明楼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一切似乎隔了薄薄一层,反应虽然稍微有些慢,但到底没有失了意识。他看着那个人弯下腰有点犹豫的样子,似乎想把自己抱起来,他终于慢慢的翘起嘴角,微微笑了起来。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脚下不是很稳,那人摇了摇头半扶半扯的把他带回了客房。

 

 

第二天醒来,明楼有一瞬失措,房间里天花板镂刻的花纹并非欧式风格而是古朴的中国风。不过也只是一瞬,继而反应过来,这并不是自己家。头并不怎么痛,大概是临睡前那人硬让他喝下去的那碗汤的功劳。

 

第二天,那人除了给他换药并没有再出现。一日三餐有人定时给送饭过来,其他时候并无人扰他清静。明楼也仍然懒懒的靠在那里看书,不言不语,一看就是一天。客厅是个小套间,洗漱或者上厕所都很方便,床边的小桌上放着一个铃,那人似乎跟他说过有事按铃便好,如果想出去走走也可以,只是他的身体还是多静养的好。语气带着调侃,眼神里却是极为认真。明楼暗笑,自己又不会真的跑出去跟军统翻脸。

 

第三天,第四天,明楼除了跑去书房挑书并不会踏出房间半步,安安静静的无人打扰。恍惚间似乎回到了早年读书时的时光,只是少了一个弟弟天天跟在身边另一个时时惹祸或者卖乖撒娇。倒也觉得难得的安宁。

 

 

第五天,明楼自觉已然收拾好了一切,无论是自己以后的路还是自己的心态和心情。虽然身上伤还没好,但到底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他这些天在书房看到了许多文言旧籍,游记志怪小说传奇,甚至不少是孤本。更有一些西方著作,两侧甚至有那人的三两批语,言简意赅字字精妙。他有些好奇那人的身份,结合这几日所见所闻和细节之处,仔细推敲过却也只能确定是救亡图存的爱国志士,学识修养医术俱佳,不像医生,却倒像个魏晋时代的世家公子。建安风骨,魏晋风流,洒脱不羁,却又意外的妥帖细致。

 

 

这天他终于在书房遇到了蔺晨。是了,那晚透骨生寒的月光下,那人抛给他一壶酒,然后笑着侧过脸,对他一挑眉,说他叫蔺晨。继而那人施施然坐在了阳台护栏上不再管他。他以前从来不信,一个人抬眸挑眉之间能有多好看。有那么一瞬,他近乎失态的愣在了那里。即便他也算阅美无数,即便那时他对什么都兴致索然漠不关心。“明楼”,他回过神,算是回复。那人不再说话,他也不再看他。

 

 

这人看到他也是一愣,继而看到他手上打算拿走的书露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笑,“那么多孤本不看,这么喜欢这本书啊?”


明楼一看他这反应,猜到这书大概出自眼前人之手却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刚刚大致翻阅了一下这书,前半部分是些古文记要或者人物评价,言简意赅却字字珠玑。后半部分算是古今中外的政史制度和某些事件的点评。虽说不至于通古今之变,但批判鞭辟入里入木三分,针砭时弊字字犀利直中要害,酣畅淋漓甚合心意,可谓一家之言。很多观点与明楼本身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却都合情合理有理有据意外的让人耳目一新。

 

明楼微微一笑并不夸赞,反而就一二他不太赞同的观点问与蔺晨。蔺晨赞许一笑这是明白明楼猜出了作者,也并不卖关子一一说与他听。两人不知不觉从上午聊到了夜幕时候,尚觉意犹未尽。明楼自觉获益良多,蔺晨亦眼睛亮晶晶的畅快的笑,笑言请他喝酒,一醉方休。

 

 

 

一定是那壶酒太烈了,或者是那晚月色太凉了,第二天明楼暗暗的想。

 

明楼记得那晚一开始还是两人在聊些什么,不知怎么,后来变成了自己一人在说,他只记得自己絮絮说了很久很久,颠三倒四最后也不知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而那人只是默默的听着,不说不问,只偶尔给他倒酒。

他很满意,毕竟看似他是在跟身边的人讲话,其实他只是在说给自己听。他知道自己这些年绷得太紧了,他一直为之骄傲的克制和理智让他不曾有所倾诉,哪怕只是自言自语,都不曾有过。不知缘何,他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也许是这人的学识风度眼光修养俱合他心意,可谓知己难求。也许是他确信这人也是同路人,他的所求所思这人一定理解甚至个中纠结也是感同身受。也许……

最后他只记得那人凑近他说了些什么,嘴巴一张一合间那样好看,却是一个字都不曾听清……恍惚间似乎曾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也许只是梦。

 

 

 

再醒来明楼发现自己已经是在军统的地方了。他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却再也寻不到那个人了。一切似乎都只是他的幻觉,一场梦境。只有这本书,那本蔺晨亲手写的书,才能证明,那所有一切真的发生过。

 

明楼忽然拿起那本书,紧紧贴在心口的位置,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恍若熟睡,就好像等着谁再轻轻靠近一样。

 

【end】

11 Feb 2016
 
评论(10)
 
热度(41)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