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番外】

应大家要求,掉落一个短小的番外。

———————————————

明楼一直知道,搞情报的人,下场都不会太好。49年新中国成立,很多人劝他离开,包括他的老上司,也都劝他回巴黎任教。

 

 

他并非不信也不是对自己太多自信。只是,他守护过的这片土地,太多人的鲜血浸染过的地方,他的大姐,他的幼弟,都留在了这里,他不想再离开了。况且新的中国,多少年来他心心念念期待的未来,百废待兴,他擅长的不多,却恰好是新中国最需要的。建立新的经济秩序,新的一切,大姐和明台看不到的一切,他和阿诚替他们一起护着。

 

上海的冬天太冷了,寒意透骨。那年火车站,大姐为护明台被孤狼打中……

 

明楼得知消息时终究太晚,没能见上大姐最后一面……明楼痛不欲生,肝肠寸断。他默默在小祠堂跪了一整夜,甚至拒绝阿诚的陪伴。

 

天亮了,明楼细细擦拭大姐照片。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阿诚不得已提醒他该走了,明楼擦掉眼泪,自得到噩耗后第一次开了口,“她一生怕失去我们,到头来,我们失去了她。”自此大姐成了明楼的禁忌,再不能提。

 

 

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明台夫妇以卧底身份回到重庆,47年被出卖,南京政府处决了他们。得到消息时,明楼带着阿诚跪了一夜小祠堂,他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49年新中国成立,他坚决让阿诚去了法国,说他过几年必定过去。他最后的弟弟,他不想再听到任何噩耗了,他已经失去了力气。彼时阿诚已经有了妻儿,他坚决的要陪着他的大哥,然而明楼拿出家法家规,以明家大家长之名强命他走,阿诚无奈,只得让他再三保证,此间事了,便去找他。明楼应了。

 

明家所有企业一律交公,明楼并不在意这些,从来都是。一开始还好,凭着功绩和能力,明楼很快身居要职。后来风向就变了,他的履历自然解释不清,所有东西被抄,那本陪着他走过风风雨雨的书,他和蔺晨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联系,终究未能保住。却也恰在此时,他被检查出胃癌中期。他感觉自己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只是遗憾,即便几乎倒背如流,可是那本书,终究不能陪着他度过最后的日子了。

 

老上司终究念着旧情,安排他去一家普通医院做切除手术。彼时国内一片混乱,通讯瘫痪,他不可能和阿诚联系上,故而未留一言,昂首走进了医院。

 

失去意识前,最后入目的是一片空茫的白色,他想起了多年前洒在蔺晨侧脸上的月光,于是他无声的笑了起来,似乎倾尽了一世的温柔。

 

 

再醒来,一生风霜剑雨里走来,一世沉稳淡然不动声色如他,情绪激荡下竟然昏厥了过去。

震惊到极致,他反而没了表情,几疑是梦,反反复复的确认,多少年未曾落泪的他,竟忍不住泪如雨下。他暗暗想眼前太过美满,怕是要遭天谴的。但他也认了。

 

 

大姐在,明台夫妇在,阿诚夫妇在,而蔺晨……也在。

 

故事很长,而余下的大把大把的时光里,自有人会细细说与他听。

哦,对了,至于明长官的“胃癌”,也自然是神通广大的某人的手笔。至于老上司是真的发善心还是听从于谁,谁又知道呢。

 

 

明楼前半生给了祖国和信仰,不曾有憾,而剩下的几十年,良辰美景,他曾期待的生活,自有人陪他一起慢慢变老。

15 Feb 2016
 
评论(19)
 
热度(39)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