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妨惆怅是清狂【九】

到家,太累,没有完成承诺,那么月底前再补一章好啦。

好久没写未妨了,写出来以后感觉有点奇怪。

要开学了,后天走人,以后就不定期更新了,抱歉。

——————————————————



“阿诚回来啦。”蔺晨笑眯眯的看着明诚,“不知道喊我什么是吧,没关系,我是你蔺晨哥哥。”


明诚看着自己和大哥如出一辙的脸上久违的亲和明媚的笑容,心神一时恍惚,一声“蔺晨哥哥”竟然就这么叫出了口。

 

明楼本想看看阿诚怎样妥帖机智的应答,哪成想自家弟弟呆愣的看着蔺晨好一会儿,憋出了一句蔺晨哥哥,而后腾得一下脸红得都可以开染坊了。阿诚到底有没有合格毕业,明楼恨铁不成钢的想,他甚至开始怀疑起伏龙芝军校的教学质量来。

 

蔺晨憋笑几乎憋出了内伤,他得意得朝明楼眨眨眼,成功得到白眼一枚。而阿诚脸上的红烧云愈演愈烈,他难得的良心没有笑出声,反而从口袋里掏出一白玉瓷瓶递给明诚,“这次出门匆忙身上没带什么好东西,也就这瓶凝殷丹勉强当做见面礼啦,你如果嫌弃蔺晨哥哥可是要伤心的。”明诚刚想婉拒,明楼已经拉着蔺晨往前走去,“你不是早就吵着说饿了么,怎么还那么多话”明诚看着大哥毫无威慑力的瞪蔺晨,然后蔺晨笑嘻嘻的小声说了句什么,而后两人有说有笑的向客厅走去,等两人落座,大哥终于想起了自己,“愣着干嘛?快过来啊。”

 

 

阿诚委屈的想,大姐,大哥重色轻弟。

 

虽说食不言,但餐桌上明楼和蔺晨不时一个对视,而后是默契的相视而笑。明诚默默低头吃饭,假装什么也没看到。明诚偷偷打量二人,虽说他们面容相似,但这俩人风度气质确实大不相同。他大哥成熟稳重,彬彬有礼,凡事面面俱到点到为止。而短短的相处,便可见这人风度翩翩,倜傥非常颇有魏晋的公子风范。而大哥面对这人的笑也变得温暖鲜活起来,不再是一张温文而疏离的面具。

 


反正应该迟早会进明家大门吧,而且他肯定比自己大,所以喊了他声哥哥倒也不能算被占便宜吧,阿诚默默说服自己。到底,他是相信自家大哥眼光的,而且,蔺晨跟自己大哥一张脸,自己怎么可能讨厌得起来呢。

 

 

 

用过早饭,蔺晨便毫不拖泥带水的告辞了。明诚愣愣的看着,大哥并没有十八相送什么的,反而快步走向书房,顺便示意自己快点跟上。

 


等两人整合完回上海后的初步安排和相关事项,已然黄昏时分。阿诚本自觉的跑去厨房做饭,自家大哥大手一挥表示表示不用做了,刚刚给你订好了外卖,都是你喜欢吃的。


而后阿诚看着自家大哥精挑细选了一身衣服,而后从头到脚细细收拾了一番,然后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又补了一句“今晚我不回来了,明天你带着行李直接跟我机场会合就好。”看着自己难掩震惊的眼神,笑骂了一句“不许多想。”


“那大哥,您这是去见我未来大嫂么?您跟我说实话我就不告诉大姐。”

“不是未来的,他现在就是。”明楼边笑边指着明诚,“懂了么?”

“哎,知道啦。”阿诚眨眨眼,一脸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

 

 

 

 

一个月后。

上海。

 

爵士西餐厅。


包间内一群所谓的成功人士正高谈阔论,惺惺作态的互相吹捧歌功颂德,明楼是其中的焦点随口一说便引来赞叹连连,明楼克制住内心的厌恶,面上仍不失风度的谦逊一笑。汪曼春派来的走狗轻易解决,这次回来,再次面对她,偶尔也觉不忍,可是想到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又觉得痛心,且厌恶非常。她面对自己时,竭力掩去满身的血腥残暴,似乎还是十余年前那个天真烂漫全心交付自己的少女。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话说汪芙渠正在提及往事旧情,恰逢此时明家长姐驾到,明长官被明镜一巴掌“打”回了家。

 

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明楼并不委屈,也并不十分担心。返回上海后各种事情堆积如山,明楼近乎掩不住自己的疲惫。不回家固然是伪装需要,也是真脱不开身。况且大姐那里一顿逃不掉的教训,到底是晚到晚得。真相是不能说的,但是这一关到底好过。回家的路上,明楼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大姐可真是毫不留情啊。

 


小祠堂内姐弟交锋过后也算暂时达成一致,明楼得了一鞭子但总算安抚好了自家大姐,明镜得了一纸批文试了忠奸双方也算各得其所。而出了小祠堂明楼强打起精神想陪大姐聊聊天,毕竟姐弟俩真的好久没有见面了。一转眼走到小客厅,他看到了一人身影,却再言语不得。



阿诚跟在后面自然也看到了,暗搓搓的瞄了自家大哥一眼,果然不知道。也是,否则他家大哥怎么会那么安心的放肆的跟汪大小姐叙旧情呢?


 

那人斜倚在沙发上正懒懒翻看一本书,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白皙,白纸墨字间越显温雅,那人刘海稍长,微微遮了眼。许是看到了满意的地方,唇角微微上翘,勾勒出好看的弧度。听到门口的声响,那人终于肯抬起头看一眼,而后抿着唇温温柔柔的笑了起来,“大姐,你最喜欢的西湖龙井,尝尝?”


 

阿诚目瞪口呆的看着在明楼面前崩了一晚的明镜一瞬缓和了脸色,并且横了大哥一眼“你看人家蔺晨,长得俊又体贴还会心疼人,阿诚还好,你啊,多跟人学学,别天天一脸邪气的,回到家还……”明镜摇了摇头,端起蔺晨泡好的茶慢慢品尝,满足的舒了口气,笑容越发浓郁。


 

明楼连委屈都顾不得了,暗暗和蔺晨眼神交流。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

大姐怎么会这么相信你?

山人自有妙计。

蔺晨得意的眨眨眼,在明镜看过来前停下小动作,对着大姐又是温柔的一笑。阿诚表示没眼看了。

 


明镜对这笑容毫无抵抗力,不自觉又在心里暗暗的嘀咕起来。你说这同样的一张脸,怎么自己弟弟就笑不这么可爱贴心呢。脑补了下自家弟弟这么对着自己笑,嗯,那肯定是又闯祸了。


 

然后对话便成了明镜和蔺晨合伙挤兑明长官,阿诚偶尔插空掺和一句,明长官委屈,但明长官不能说。

 

 

 

 

大家互道晚安后,明楼到底是慢吞吞的走进了蔺晨房间。蔺晨似乎早有准备,抱着胳膊倚门瞅他,“这夜深人静的,明长官有何贵干啊?”

“这么想我,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会来上海?”

“区区不才,没记得打扰明大少讨美人欢心啊?”

“你明知道我在意的谁。”明楼无奈,他不想对蔺晨玩手段。

“不知道。”

 熟悉的气息缓缓靠近,“你真的不知道?”

“不说算了,我走了。”蔺晨打了个哈欠,转身要走。

“回来!”

“哦。”蔺晨刚转回身来,便被人细细吻住。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专注的用唇代替声音和话语来诉说爱意,耳鬓厮磨。


屋子里瞬间静悄悄的,一时间只剩下了亲吻的声响。


25 Feb 2016
 
评论(24)
 
热度(40)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