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妨惆怅是清狂【十】

说好的月底前补一章,有点短小。但是我要出发了,来不及多写了。

昨晚见到了阔别一年的师兄,还有美美的庄花和映月湖,开心。

私设超级多,也许是惊喜也许是惊吓,不喜也请不要告诉我,右上角点×好伐。谢谢~

再有两章左右就完结了,再次谢谢大家。

————————————————

话说那晚后续演变成了包扎伤口,嗯,大姐那一鞭子可真是没留情。明长官本来是毫不在意的,但架不住有人心疼,蔺阁主又半真半假的恼他跟汪曼春逢场作戏。啧,这一晚明长官水深火热的,痛并快乐着。

第二天蔺晨临时决定陪明镜去香港,明长官心知可能临时有什么变故,可是千言万语只能憋在心间,临别最后对视一眼那哀怨的小眼神看得蔺晨差点绷不住笑出声来。回头明长官正了八经的寻了个理由拿76号那群不开眼也不省心的家伙泄了泄火。别说,据阿诚回忆,效果还不错。

过了几日,大姐回家,不出所料蔺晨并没有一同回来。大姐看明楼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多失望多难过的样子,反而埋怨上了,“亏得人家还各种为难舍不得,你看看你们俩,啊。这问都不肯问一句。我看真是越大越不如小了。”

阿诚眨眨眼看着大哥不动声色的跟大姐赔笑,越发佩服起来。真不愧是他家大哥啊。

艰难的日子总是格外漫长的,可又有太多是事情需要操心筹谋,不知不觉中,他们家小少爷也完成任务顺利毕业了,跟他的生死搭档回到了上海。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虽然他们早已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可是那毕竟是他们的幼弟,很多危险的命令甚至是他们亲自下达,那种感觉不言而喻,再剜心刺骨不过。

可是他们不能剥夺幼弟报国守卫这片土地的权力,即便是王天风带走的明台,可是自始至终,明台是心甘情愿的。乱世里,护着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安放下一张书桌做个学者,终究只是个梦。即便期许的人愿意,可被护着的那个也甘愿么?明台虽然是家里捧在手心的宝贝,可毕竟大姐和两个哥哥言传身教,都是顶天立地铁骨铮铮的中国人,又怎么可能教出一个浑浑噩噩的或者天真懦弱的人呢?


粉碎计划正式启动,樱花号专列爆破成功。

孤狼出现。

成功窃取第二战区兵力部署计划。

明台无意留下手表,阿诚中计,明楼设计成功洗清两人嫌疑,杀掉南田洋子以及叛徒。

明台知道明楼重庆方面身份。

兄弟谈心。

明台发现军统真实面目,彻底对军统绝望。

劳工营俘虏有惊无险营救成功,程锦云同志不幸牺牲。

王天风抵达上海,死间计划启动,丧钟敲响。

王天风假意被捉投降,郭骑云牺牲。于曼丽重伤,密码本被76号得到,但其人下落不明。

王天风牺牲,明台被捕。

明镜亲自去求汪曼春,明楼被迫面对大姐,激愤下明镜差点暴露其身份,明楼迫不得已一掌落下。阿诚带大姐回家。

阿诚成功救下明台。

明台认父。明台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汪曼春入狱。

大姐得知明楼真实身份,明楼坦言自己对蔺晨的心意。

小祠堂密谈。

汪曼春越狱,明镜被捕,明楼明台兄弟默契救下大姐,汪曼春身死。

明楼解除藤田的信任危机,完美反转。

梁仲春被日本秘密处死。

孤狼失踪。

于曼丽出现,时隔七个月第一次带回蔺晨消息。

于曼丽加入中国共产党。

明台带于曼丽见家人,三日后明公馆内订婚。

明台于曼丽接受命令准备转移。

明镜回苏州老宅,得到消息被迫与藤田一起离开上海。

明楼劝说无效。

姐弟夜话,明镜表示只要蔺晨愿意与明楼一生一世,她便同意。

明楼落泪。


三月了,上海仍然春寒料峭。

夜风很冷。

火车站,明台撕心裂肺的呼喊声犹回响耳畔,大姐安静的躺在明楼怀里,渐渐带走了他心底的最后一丝温度。火车带着明台,渐渐远去,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风里传来他和曼丽的声声呜咽。夜风太冷了,透骨寒意从面上一直钻到心底。

蔺晨赶到的时候,遍地死尸中那个人跪坐在地上,红着眼睛望着远去的火车,怀里紧紧抱着大姐,远处的风中哭喊声隐隐约约,阿诚亦在不远处看着远方。他从来没见过眼前的人这么脆弱的眼神。向来静若深潭的眸子里此时悲伤和哀恸那样浓烈,铺天盖地的几近把他淹没。蔺晨顾不得阿诚在场,施展轻功,抱起大姐就跑,明楼只听到一句低低的“让我试试”而后不自觉松开了手,那人连同大姐便消失不见了。

27 Feb 2016
 
评论(7)
 
热度(39)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