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鸽】 夜归 (上)

之前选梗,花落双鸽。

黑白双鸽,阁主水仙

OS:其实你们不选3我也是会写的了,毕竟我那么喜欢阁主~

依旧私设多如山,多到我都怕。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除了吓人的脑洞和OOC一切都不属于我~

不知道怎么打tag系列。

————————————————

烈焰焚空,妖艳似血,灼热的红色步步逼近。

漫天白幔化为最炽的火舌,飞舞在华美的宫殿上空,寝殿里所有人早已逃出,只有自己,只剩自己。到底是大意了,贴身的侍女想来是被新后收买了,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蔺辰觉得自己眼皮似乎是被黏着一起了,窒重,沉闷,怎么努力也睁不开眼睛,呼吸也渐渐变得困难。可是,总是不安心,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哥哥……哥哥,你在哪里?下一刻,他终于记起忘记了什么。

“小辰,小辰你怎么样?”耳边有人急切的呼唤,是那样熟悉的声音和气息,哥哥果然没有抛下我……终于可以安心的陷入香甜的黑暗中。

不知过了多久。

呼吸越来越困难,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被哥哥抱在怀里,身上裹着厚重的湿漉漉的棉被。汗水不断从他饱满的额头滑落,大滴大滴砸在那棉被上,然后消失不见。哥哥向来爱洁,此刻白衣褴褛,焦黄又染了很多灰,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狼狈。

他努力扭转头,终于看到哥哥的左手腕上是一道道新添的伤疤,由于没有包扎而一滴滴殷红染透周围处的棉被,他心里一震,恍然想起那晚粥哥哥分明也喝了下去……

 

 

“小辰,小辰,醒醒!”蔺晨看着明显陷入梦魇中的弟弟,费了半天劲好歹是唤醒了。看着一头扑进怀里的弟弟,声音忍不住又柔和了三分“梦到什么了,嗯?”

 

蔺辰摇了摇头,享受片刻这难得的亲近。他知道那不是梦境,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一切。

虽然,恍若前世。

 

 

他们是一母同胞,蔺晨落地不过早了那么几分钟,却自懂事起便知道,自己是哥哥,要护着弟弟。

他们如此相似,一母同胞同样的容颜,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同一位启蒙师傅,同样的玩具。蔺晨与他一同读书习字,舞剑练功,读同样的书修习同样的招式。可是不一样,蔺辰后来才明白,他们终究不一样。就如同自小他爱着玄衣蔺晨爱着白衣,他喜咸而蔺晨喜欢甜食。蔺晨喜欢医术而他偏好剑术。

 

可惜他们出身皇家,喜欢是做不得数的。

 

母妃贵为大梁皇后,母仪天下。按照说,皇子中若出现双胞胎那此二人是不能封为太子的,毕竟如此相似的一张脸,隐患太大。可是母妃深得帝心,蔺晨身为嫡长子,竟破例封了太子。

 

蔺晨是不喜欢的。尽管蔺晨不曾开口过,但蔺辰就是知道。他的哥哥,是天上自由而孤傲的鹰,眷恋的是蓝天和清风,喜欢的是大海和月光,而非三尺宫墙,华丽精致的囚笼。可是蔺晨知道自己是哥哥,哥哥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多,无论他喜不喜欢。

从来没人问他他甘不甘愿,委不委屈。旁人只道蔺晨贵为太子,当朝天子百年之后便是这天下最最尊贵的主人。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蔺晨看着身边人的小心翼翼和谄媚,生怕他一丝一毫的不满。看着包括其他兄弟在内的讨好和自以为掩藏很好的嫉恨,从不置一词。除了母妃和小辰,他根本什么都不在意。他带着小辰偷偷溜出宫玩,骑马射箭,他弹琴谱曲让小辰舞剑给他看。他带着小辰为新来的宫女折一枝梅,给捡来的小猫取名字,为新来的师傅取绰号,带小辰偷偷喝酒,坏心眼的把弟弟灌醉了只为检验“酒后吐真言”。

 

 

 

蔺辰记得小时蔺晨曾说过,以后他要做江湖第一神医。

到时候啊,是美人就救。蔺晨一本正经的摇着扇子,倒不是附庸风雅,金陵的夏天实在是太热了。

那要是不美呢,蔺辰瞪大了眼睛,有些好奇。

那就看心情咯。他的哥哥那时毫无形象的坐在一棵大树上,抱着那只捡来的起名为小石头的小猫一下一下轻轻抚摸着。

万一有坏人长得好看呢。彼时蔺辰还是小孩心性,藏不住问题。

相由心生啊小笨蛋。放心,坏人是好看不了的。蔺晨把小猫递给弟弟,没有半分气势的威胁着,你要是把她欺负跑了,以后我就不让你抱小石头了。

众所周知,自小蔺辰只在哥哥面前乖乖的,离了蔺晨便是一再霸道不过的小霸王小魔星,欺负一只小猫那简直不值一提。他知道即便欺负走了小石头,哥哥也不会真的对自己生气。可是他还是把小猫乖乖抱在怀里,学着哥哥的样子一下下抚着,轻柔而温和。

蔺晨看着小石头在小辰怀里安心的打着呼噜,暗暗的想,哪里有别人口中说的那么可怕呢,就知道搬弄是非欺负他家小辰。

 

九岁那年,父皇怒极,他斥责蔺晨天天跟个纨绔子弟一样没有太子样子,喜欢“旁门左道”而不专心帝王之术。那也是第一次,蔺晨唇角绷成细细的一刃,他挺直了腰背,不低头,亦不肯认错。

最后还是母妃被小辰找来才结束了这场僵持。

 

蔺晨越来越沉默,只有在跟着母妃修习医术看着小辰修习剑术时才依稀有笑的模样。

 

终于有一天,蔺辰去求父皇,他说他想做太子。

当着母妃的面,他一字一句的说他想让哥哥把太子之位让给他。

他想做太子。

 

父皇摔了最爱的白玉酒杯,而被碎片打中溅了满身酒液的人却是蔺晨。

一袭白衣的蔺晨及时护在了他身前,殷红的血自额角落下。蔺辰还想说什么,却被蔺晨捂住了嘴。

父皇震怒,罚兄弟俩禁足思过,想清楚了再说。

 

蔺晨只问他,是真的想要这皇位还是因为他。

蔺辰看着哥哥温雅清澈的眸心说不出话来,半晌,他终于听到了自己干涩的声音,反正哥哥也不喜欢,让给我好不好。

蔺晨捏了捏他的脸,只要是你真心想要的,哥哥都给你。

蔺辰再也忍不住死死的抱住了蔺晨的腰,他想,有了这句话,他什么都甘愿,心甘情愿。

蔺晨感觉到肩部温热的湿润,摸了摸怀里人的头,轻叹一声,傻弟弟。

 

 

再后来,母妃难产,一尸两命。

一个星期后,东宫失火。

他们身边的宫人被人收买,在晚饭里下了药。

蔺辰不知道同样中计的哥哥是怎样带着自己逃出来的。

他只知道,蔺晨再也不能修习最上乘的武功了。

蔺晨并不在意,他说他本来志不在此,反而笑话他这么大了还哭鼻子。

那一刻,蔺辰暗暗想,哪怕天地尽毁,也绝不容许任何人可以伤害你,我的……哥哥。

 

琅琊阁的人找到了他们,阁主是个很俊美的气质出尘的中年男子,也是他们素未谋面的外公。

他们聪颖温婉的母妃是琅琊阁主的独生女,江湖初见,与他们父皇一见倾心。老阁主坚决不同意,而她因为心上人和父亲决裂,跟着那个男人入了重重宫墙。父女自此再不得相见。

 

 

 

从此他们留在了琅琊阁。

老阁主对他们特别好,那是完全不同于之前的生活。哥哥本来跟着母妃就习得一手好医术,如今有了天下最好的几个神医教导包括老阁主亲自教导更是一日千里。而蔺辰也可以自由的修习他的剑术。

直到几年后,老阁主想传位于蔺晨。

蔺晨想都没想,要把阁主之位让给弟弟。

他知道,小辰喜欢这些。

老阁主第一次生气,他皱着眉说蔺辰不适合这个位置。

蔺晨洒脱,虽然看似招猫逗狗,口口声声说着美人美食,活脱脱一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可老阁主知道他虽入世却不惹凡俗,不喜纷争不偏执,凡事看得通透不强求。而蔺辰虽然自来到琅琊阁后安静而沉默,醉心武学活脱脱一武痴模样。凡事处理干净利落,对琅琊阁事务也远比蔺晨上心,可是老阁主看得清楚,小辰的性子霸道,看似出世实则深陷红尘,他对宫墙之内人仍然心怀怨恨,琅琊阁向来不涉朝堂,而在他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蔺晨缠着老阁主天天念叨,讲道理不行就胡搅蛮缠,而他没想到,把一切看在眼里的蔺辰留书一封,然后自己走了。

06 Mar 2016
 
评论(9)
 
热度(84)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