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鸽】夜归 【中】

蔺晨水仙。

OOC严重预警。

码得很不满意。今天不太舒服就先不管了,我想以后这段可能得修文了。

剧情拖得太长,简直作死。

另外,是苏→蔺,单箭头……

——————————————————————

其实留书内容写得相当精彩。笔走龙蛇龙飞凤舞,而且有理有据文采飞扬,大意是自觉各方面欠缺良多,不能总在哥哥和外公的羽翼下呆着,所以要下山去红尘俗世中历练一番,待学成自然归来。

 

蔺晨惊怒之下是浓浓的担忧,这孩子自出生那天起两人从没分开超过两天,之前两人同食同宿,小辰天天缠着自己一起睡觉,来了琅琊阁以后才分床睡。前半个月这小子天天梦魇,这才又搬到一起住了。难道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这孩子才走的么?

 

他不顾老阁主劝说,就匆匆下山寻弟去了。

 

可惜出门没到一个月就回来了,还带回一个毛茸茸的毛球,啊不,是病人,没错,就是林殊。

 

前后信息过一遍,蔺晨轻而易举的便猜到了林殊的真实身份。林殊比小辰还小三四岁,虽然以前并不熟稔,但到底也曾是他带着玩过的孩子,他记得这孩子彼时狡黠机灵的样子,闹闹腾腾的总和那个呆呆的小景琰混在一起,有他俩在总是一片欢声笑语的让人哭笑不得。如今那双眸子里生气尽失,曾经的炽热如火的光熄掉了,黯得可怕,在那深沉的漆黑深处又滋生出什么新的东西,鲜血淋漓苦苦挣扎,仿佛欲要破茧重生的蝶。

 

他想起了得知自己再不能修习最上乘武功时的小辰。

那晚火势太大了。半边天空映得通红一片,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手脚无力。大意了,他想。晚饭他和小辰只吃了粥,还是他强迫小辰喝下去了半碗。没成想粥里竟被人动了手脚。呼吸渐渐变得困难,他咬了咬牙,那薄薄的一刃逼近手腕时,他便明了今晚也许代价会很惨重。可是他没得选。

他不能放任小辰不管。

疼痛是最好的药,他觉得恢复了几分清明,到底是有些医术傍身的,几种药丸硬塞下去到底聊胜于无。他先是确认了小辰的位置,几声呼唤下往日的小机灵鬼此时软绵绵的动弹不得,只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看他一眼,似是安心了又昏睡了过去。蔺晨没法,打湿一床棉被裹着弟弟就努力往外冲……期间几次昏沉脚下踉跄,而房梁倒塌不断滚落些什么,他不得已对着手腕一刀又是一刀,久了,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疼痛,不再一抽一抽的几乎抱不住怀里人……

 

后来被琅琊阁的人接应,火场里扔了两具尸体,果然几日后两位皇子葬身火场的消息便传遍五湖四海,那些人到底还是这么好骗。又或者,反正皇后已逝,两个年幼的孩子又有谁真的在意呢。

 

外公对着他血肉模糊的手臂痛心疾首的叹气,钻进小药房跟几个小老头念叨了半天,最后低眉垂眼的出来,告诉他筋脉损伤太重,伤了底子,不能修习最上乘的武功,蔺晨看不得他们这幅样子,有得必有失,早在那晚利刃加身的一刻他大抵就猜到了。不是不遗憾,只是啊因为值得。

他和小辰如今能站在这里,看几个老家伙沮丧的皱着眉,足够了。

他忍不住开口逗几个长者,效果不佳,笑得简直比哭还难看,他摸了摸鼻子,暗想还不如逗小辰好玩。一转身,却看到一个熟悉的玄色身影踉跄着向前走去,他追了上去,小孩低着头不肯说话,甚至第一次躲开了他安抚的手。

许久许久,小辰都不肯抬头,只是有断了线的珠子成串滴落在青山板上,砸下深重的痕迹,怎么也止不住。他知道小辰大概是听到了所有,这孩子自小心思就重,他说自己本来就不喜习武那么累刚好有机会躲开,他说这下他可以继续他的神医之路了,省得还要耗费心神去学武,小孩还是不肯抬头。于是他只好嘲笑他是爱哭鬼,要他以后好好修习武学保护哥哥。

然后别扭的小孩就猛得抱住他,力道大得伤口都要裂了才松开。

他故意提高了声音“疼疼疼,你要谋杀亲哥啊。”

抱住自己的人一瞬僵硬了身体,手忙脚乱的松开他细细察看,俊美的小脸绷得很紧,往昔清澈的眸子黯得吓人,又似乎有什么在暗暗滋长,坚定而疼痛。

 

 

于是不由自主的,对着林殊总格外上心。

一夜剧变,从天之骄子到朝廷逆犯,家破人亡父兄皆亡,身中火寒之毒,七万血债这一切耗尽了林殊所有的生机与灵气,只无尽黑夜里一点执念不灭,支撑起无尽伤痛悲愤里的每一分每一秒。人间炼狱,莫过于此。闭眸便会被无尽的血海湮没,无数熟悉的声音痛号哀叫,转身是谢玉狰狞的脸,利刃转瞬劈下。仿佛生生世世再也挣脱不得。每每醒来,都能看到一个月白衣衫的俊秀少年,从容沉静的眸关切的看着他或者卧在身侧浅眠,像极生病时母亲温柔的陪伴。白衣少年自称蔺晨,让他喊他蔺晨哥哥。林殊自然不应,却总觉得莫名熟悉,只是那时神思恍惚,这念头也只在心间闪过一瞬,便了无影踪。

 

他终究是选了第二条路,任凭老阁主再三劝说。他坚定而执拗的跪在那里,明明虚弱的动一下都是疼痛至极。事到如今,疼痛早已算不得什么折磨,家常便饭,那已经是每一日如同呼吸睡眠般的存在了,逃不掉躲不得。

 

老阁主答应他的那天是惊蛰。蔺晨在一旁说,春雷乍动,万物复苏,以后就喊你长苏了。

老阁主看了一眼蔺晨又看了一眼林殊,摇摇头,暗自希望这孩子千万不要辜负了蔺晨的期许。而后连同阁内事宜全权交付给了蔺晨,而作为交换,老阁主去寻蔺辰去了。

 

削骨重生,是蔺晨一点一点雕琢成了梅长苏。

林殊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蔺晨费尽心思之下,终于重生为梅长苏,只偶尔对着蔺晨,还依稀可见一点林殊的痕迹,除此之外,再不可窥见一丝一毫。

 

蔺晨费了好些力气帮他寻到了赤焰军硕果仅存的旧部,挑了几个潜力上佳者先放在琅琊阁当学徒,剩下的也妥善安置好。蔺晨带他去药王谷拜访了老谷主,卫峥甚至认了老谷主当义父……蔺晨尽心尽力的帮他铺路,替他筹谋,但蔺晨一直强调,自己并非为他。他说只是见不得满朝上下乌烟瘴气的,看两个废物争权夺利,而他琅琊阁向来不涉朝政懒得多管闲事,好容易遇到有志之士顺水推个舟什么的也是应该的。

 

可是一次次那人细致妥帖的温柔,一日日的相处嬉笑怒骂皆由己心,疼痛时伴他入眠的琴声,秉烛夜谈言笑晏晏……他的笑他的叹他的暖他的洒脱他的风华,不知什么时候起一人身影已然镌刻入心尖,深入了灵魂,再逃不掉忘不了躲不开。

 

也是,梅长苏的一切几乎都是蔺晨给的,连一心依赖自己的飞流也是蔺晨给他的。习惯了做众人依靠的人一旦学会依赖另一人,自然食髓知味,再不肯舍弃。更何况这暖,并不是因为对他的怜悯或者往昔的感情,而是因为他是梅长苏,只因为他是他的朋友。朋友,兄弟甚至知己,却也只能止步于此。

 

如果他还是林殊,天之骄子恣肆潇洒的林殊,他有自信一点一点占据这人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让他习惯自己接受自己,他将是这个世界上离他最近的那一个,陪在他身边与他并肩的那一个。

 

林殊自然能跟得上蔺晨的脚步,不需要他等,不需要他放慢脚步,他知道,林殊值得蔺晨放弃他绝对的自由。

可是林殊已经死去,早已葬身于梅岭的那场大火,那场阴谋中。

 

活下来的是背负了七万血债地狱归来的复仇者,梅长苏。

梅长苏注定是活不久的,他注定是见不得光的,他是机关算尽的谋士,不再光明磊落,不再坦坦荡荡,他如今骑不了马射不了箭,虚弱得只能动一动笔和口,他甚至不能陪他喝一壶酒……

 

他什么都给不了他,除了更多的困扰和无尽的麻烦。

所以啊,自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告诉蔺晨。

这也是他唯一可以为他做到的事情。

坚韧而聪颖如自己,他觉得可以保守住这个秘密。

直到第七年的中秋,蔺辰回来了。

09 Mar 2016
 
评论(9)
 
热度(60)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