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归【下】

鸽主水仙哦,黑白双鸽。

拖了好久,终于还是码完了。强行HE,剧情什么的都省略掉了。比如小辰和苏兄的斗智斗勇,苏兄得知蔺晨是前太子,还有苏兄的挣扎与堪破都请自行想象。

谢谢大家。

对了,小辰那句的出处大家都知道的吧,最近被狐狸圈粉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秋将至,那一年江左盟桂花开得极好极盛,吉婶用桂花做了许多糕点甜点,像桂花糕桂花饼桂花栗子酥桂花酒酿什么的,都是蔺晨和飞流爱吃的。老阁主云游还不打算回来,于是梅宗主与蔺晨约好,中秋一同来江左盟赏月。

 

蔺晨向来极为守信,可是这次却意外的没有如约而至,只传书一封说是有事,推迟几日再来江左。梅长苏失落之余,却是有些好奇,近来江湖风平浪静的并无什么事值得蔺晨耽搁。

左右江左盟一切都已经迈上正轨,而且近来难得无甚大事,琅琊榜首一合计带上飞流就去往琅琊阁了。

 

 

倒像是有了什么喜事。

琅琊阁众人看起来还是素日样子,不慌不忙彬彬有礼,三分温和七分疏离,只是这次大家眼角眉梢间似乎都柔和了几分,尤其是管家郢翎,这人向来一张疏离有礼的笑脸喜怒从不形于色,这次步履似乎都轻快了不少。梅宗主正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了,然后他转身就知道自己没错。

 

湖心亭,两个容颜相似的美人慵懒的互相依偎着。白衣清雅,玄衣洒脱,两个人似乎自成一个世界,再无人可以融入或者靠近。

白衣的那个枕着玄衣的那人的胳膊和腿半躺半坐,抬眸对着玄衣的那个宠溺的笑,似乎无可奈何模样却又分明是满满的纵容。玄衣的那个倚阑而坐邪气的挑起眉梢,小声说着什么。不知玄衣的那个又说了什么,白衣人笑得几乎半躺在了玄衣人怀里。

明明只百余步距离,可是似乎整整隔了一个世界。梅宗主忽然觉得有些冷。

玄衣的那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转头和他四目相对。

漂亮的桃花眼中光华一闪,从里到外,似乎只一瞬便被全然看透,梅长苏像被针扎到一样,心脏某处无意识的泛起微微的疼痛。

白衣的蔺晨随他目光一转,愣了一下,随后就抬手招呼他和飞流过来。等两人过来依然毫无形象的枕在玄衣人大腿上,招呼他们随便坐,随便吃。果然旁边好多样精致的点心,都是蔺晨爱吃的。梅长苏下意识的看了玄衣人一眼。

如此相似的容颜,说不上是双生子都没人信。

“江左梅郎,久仰。”笃定的语气,却并不让人讨厌。慵懒的声线比起蔺晨的清朗来要更低沉一点,意外的好听。

“世人皆知琅琊阁少主是独子,没成想居然是双生子。蔺少阁主都不打算给引荐么?”

熟悉的感觉,如同郢翎的升级版。

蔺晨不知这两人什么毛病,随手一拍身下的腿,“我弟,蔺辰,星辰的辰,”眼神一转,“这是小贪吃鬼飞流和他的苏哥哥,你们聊,我先带飞流去玩。”傻子才管那俩的小心思呢,蔺晨拉起茫然的飞流就走了,头也不回。

 

他看蔺晨的眼神不对。梅长苏很熟悉那眼神,因为他一直这样看着蔺晨,在他看不到的时候,而且一看就是七年。

七年不长,千余日夜。

 

两个聪明人,互相知晓对方的小心思,却也共处了整整一个下午,至于期间发生了什么,说过什么,并无人知晓。

 

蔺辰并没有再离开。

梅长苏自那个下午以后,整个人似乎轻松了不少。一心一意谋划他的复仇大计。

蔺晨把阁中事务交付蔺辰,自己潜心研究天下奇毒尤其是冰火毒,余下的时间,陪陪弟弟逗逗飞流,倾力相助他的琅琊榜首。

 

 

梅长苏应萧景睿兄弟俩之邀去了金陵,好戏开场。霓凰郡主选婿,将计就计,靖王走上夺嫡路。蔺晨也挑了个日子动身·前往南楚。而后扳倒太子,誉王谋反失败,夏江越狱,蔺晨只身前往金陵相助。

冤案平反,梁帝认错,真相大白于天下。

蔺晨听说消息后有点恍惚,毕竟那人也曾是个不错的丈夫,半个好父亲,也曾温柔的牵过他的手,抱过小辰。却也是这个人,不可一世,偏听偏信,一手酿成诸多祸事,整个朝廷从上到下一片乌烟瘴气。

如今,都已经结束了。

他并不想见他,于是在平反的那晚,他潜入父皇的寝宫之外,跪地磕了三个头,过往两清。

边疆战火再起,几国联合来袭。

梅长苏决定做回林殊,把战场当做归途。

蔺晨明知自己拦不住呀,却还是忍不住生气。

生过气之后,到底还是打算陪他走完这最后一程。

他没有回身,自然看不见身后麒麟才子一瞬红了的眼眶,以及消瘦手掌紧握成拳,青筋暴起,似乎在极力忍着什么。

麒麟才子是为国为了发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他终究也有着小小的私心。他终究有些不甘心,那人从未见过林殊,或者只见过林殊最惨烈最狼狈的时候。他愿意拿最后三个月重新回到他的地方,让那个人永远记得,独属于林殊的风采,林殊原本的样子。

可是啊,自从那日下午,他便知道,他永远都不是离他最近的那个人。

 

大梁胜利了,梅长苏走了。

临走的那刻,梅长苏不再压抑,一双清眸中满是深情,一声“蔺晨”呢喃出声,百转千回,如同一声叹息。

蔺晨怔了一下,难得笑得酸楚,他的心中,此时浮现得是另一人身影。

蔺晨替他处理好了所有后事,打算第二日回琅琊阁。

 

 

苏宅。

是夜,风冷,星黯。

蔺晨所在的院子里。

黑暗里看不分明,可是蔺晨知道那是谁。

一退再退,直到无路可退。无从躲,也不想躲。

呼吸可闻,蔺晨生平第一次因为紧张乱了呼吸。脑海里全是刚刚自家弟弟那句,“哥,我知道你喜欢我。”

 

风拂过发梢,有星辰自那醉人黑眸中闪耀。他轻轻靠近他的唇畔,一字一句柔声说道,那声线醇如酒,惹人心醉。

缠绵的衣袂,终究呼吸痴缠。

 

至于是怎样的开始,怎样的后续,个中的纠缠挣扎,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人,也只有一人,他的所有悲喜欢乐都与自己有关。既然逃不掉,就只好认栽咯。

本来打算深藏心底守口如瓶,看你一世平安喜乐。所幸,你也恰好是那人心尖的那个。

一生何求。

 

 

 

15 Mar 2016
 
评论(3)
 
热度(67)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