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赋深情 (序曲)

未妨后传之一? 依旧水仙,楼蔺为主

有人记得小恕么?私设老谭 字恕,谭恕谭宗明。
当然没看过未妨的不影响看这个。

依旧私设多如山,伪现代AU,架空。除了错字ooc其他都不属于我。

很喜欢这个题目,故而打算尽量不辜负。
后续正文画风会正经起来的,大概……

01.蔺晨

“怎么,又被你们校长大人训了?”黄昏时分细雨绵绵,有人背光而立,面容有些模糊,只一双眸子黑亮深邃,此时微微带些宠溺的笑。

“还不是上次那个什么研究生面试我给溜了,有人气不过说我耍大牌。叶大大也只好做做样子请我喝杯茶咯。”蔺晨一边说着,一边慢吞吞的拿出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又想起了刚刚校长室里老叶自暴自弃的哀嚎,“蔺大大你敢不敢写本书或者立个项什么的都行,你再这样,指不定哪天就该有人举报我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当男男关系了!”

“叶大大虽然我知道你觊觎我多年,但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名草有主了。”遗憾的上下打量他们校长大大,帅是真帅,可惜不是自己的菜。

“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要点脸吧你。”校长大人嫌弃的撇撇嘴,糟心的摆手让他快走。 蔺晨笑眯了眼睛,这么多年,向来是他们叶神给别人找不自在,他怕也是唯一一个不断挑战他底线又安然无恙的人吧。

谭宗明看他笑得得意,知道怕是刚刚他们校长又被气得不轻,无奈的摇摇头。他们校长也是个传奇人物,放到民国大概和蔡元培能做个知己,力图把大学变成真正的象牙塔,四处聘请名士学者,不管什么学历头衔只看是否有真才实学,甚至破格录取了许多有天分但英语政治不过线的学生。

当年录取了蔺晨并让他直接留校已经算得上壮举了。毕竟,蔺晨当年和家族断绝关系,蔺家放出话来不许任何大学录取他。虽然叶家实力不逊于蔺家,但也没必要为一人得罪一个庞大的世家。

叶神十分惜才,顶着巨压录取并亲自带蔺晨,故而两人一直算是亦师亦友,后来直接让他留校一方面是看中他的才学另一方面也不过是因为护短。

蔺晨出身中文系,却一直对所谓专科专学专研究嗤之以鼻,文哲史本为一体密不可分,而且古代现当代外国文化他都相当感兴趣,涉猎太多而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故而感觉他特别博学多识,全而不精。其实也不是不精,只是相对一辈子只研究一个人的那些教授们而言,肯定没有那样详细深入了。有舍有得,到底不可两全。

在如今专科专业专项精确分工的大学体制里,他这样可以说是不可能有太大前途的。好在人各有志,蔺晨只追求自我精神满足,倒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只是自古文人相轻,总有自命不凡者认为校长太偏向蔺晨,认为蔺晨也没什么重要科研成果,故而时不时挑刺,由于不是一二人,叶校长也不好态度过于强硬,只能自己头疼,偶尔也唠叨几声,毕竟独烦烦不如众烦烦,罪魁祸首总得分担一下下。

而且,自从前任明部长辞官来到他们N大拐跑了他的爱徒蔺晨后,蔺教授简直成了蓝颜祸水,各种传言谣言简直满天飞,叶大大也一度成为三角甚至四角恋的男主角。叶大大心里苦,叶大大不说。当然,事实上最委屈的还是蔺晨。虽然蔺晨并没觉得委屈。

你说,人家明楼不就是在担任部长期间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么,不就是颁布这个法后不到三个月辞职来到了N大教书么?其实蔺晨当时还天真的以为明部长是冲着他们叶神来的呢。不就是来到N大开始追他然后不到三月两人订婚半年结婚了?

明长官通过同性婚姻法时蔺晨都不认识他好吗?当时蔺教授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直男好伐!什么为你君临天下,什么爱他就为他修宪什么王的男人爱江山更爱美人这都是什么鬼。还有人说他葬送了明楼的政治生涯故而明楼才黯然辞官神伤不已的……

人家明明是实现了修身齐家治国的人生理想转而打算体验退隐生活了好伐!人家明长官不爱政治醉心知识的海洋这也不行么。蔺晨自己到是只震惊了三分钟,然而谭总直接上门一顿打骂,幸好明长官宝刀未老没吃亏,却也公开发表声明请大家不要再打扰他的私生活。

蔺晨慢吞吞的看了几份论文后又收拾了半天东西,谭宗明一挑眉,“今天小远下厨,大概会有蟹黄包和粉子蛋吧。”

“你怎么不早说!”蔺晨哀嚎一声丢下东西就火速拉着谭宗明走了,如果不是谭总提醒,蔺教授都忘记了要锁门。唯美食与书不可辜负,这可是蔺晨大写的人生格言。

(哦,至于为什么没有明长官的戏份,那是因为他出差去了啊。)

02.谭宗明

在遇到凌远之前,谭宗明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蔺晨。

毕竟竹马与竹马,尤其是五岁那年春天,樱花树下,蔺晨一身粉色的汉服,嘴里嚼着香甜的樱花饼,回眸冲他一笑 ,大概那一瞬间,早熟的谭总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心动的感觉。大概自那时起,谭宗明就拿蔺晨当自己未来小媳妇宠着了。简直二十四孝好竹马,当然蔺晨觉得这是兄弟感情好的象征,压根没往别的方向想过。

后来谭宗明看着蔺晨和家里决裂,被叶神录取最后留校当了大学老师,他一直陪在他身边。他以为蔺晨懂他的心意,只是脸皮薄不肯承认。直到他去德国分公司坐镇了三个月,回来以后发现蔺晨居然被前明部长现明教授拐跑了。

愤怒有之,失落有之,唯独没有撕心裂肺心如刀割等等一系列心痛的感觉。这跟说好的失恋不一样啊,谭总有些懵比。

话说失恋都得买醉啊,谭总于是跑去酒吧买醉了。酒量太好也是个问题,终于……不知道灌下去几瓶不知道什么酒后,谭总因为酒精中毒被送往了医院。

于是遇到了凌远。

话说他们两个这次遇到还真不少而是巧合,纯粹蔺晨的功劳。当时蔺晨听说谭宗明酒精中毒时整个人直接慌了,当时正是叶神搞的一次小聚,凌远作为蔺晨唯一认识的N大医学院的老师兼N市第一医院的主任医师被抓了壮丁……

啊,那是另一个阴差阳错的故事,谭总追妻记。


03.明楼

后天才能回去。

明长官难得有些心神不宁,想回家,想回N市,回他和蔺晨的家。

他不在家,那个谭宗明肯定会去N大接蔺晨去他家吃饭。而他也不得不承认,谭宗明做饭确实比他好吃。毕竟一多年的经验和十年多的没法比,嗯,他确实是在认识蔺晨以后才去学的做饭。

至于凌远,蔺晨有一次喝醉了告诉他,他当年和凌远熟起来也不过是因为一顿点心。某次机缘巧合之下他吃到了凌远做的点心,于是惊为天人,蔺晨性子本身挺招人喜欢的,加上两人住的并不远,没过多久两人便熟起来了。之后蔺晨更是不遗余力的去凌远家蹭饭蹭点心吃。凌远大概拿他当弟弟了,也是各种宠。

其实明教授最好奇的是凌远怎么一点都不吃醋呢,他看了谭宗明对着蔺晨的样子都会微妙的有点不开心。竹马也不至于关系好成这个样子吧。据他们校长叶修大大说,如果谭宗明不是恰好在国外,他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得手的。一脸你运气真好胆真大下手真狠居然拐走了我这逆徒的感慨神色。

想到这里,明教授越发不放心,反正明天都是总结庆功宴什么的了,估计也没人敢对他说三道四。明教授微微一勾嘴角,给这次会议的主办方打了个电话直接走人了。

主办方心里苦,但主办方不敢说。

回到N市已经凌晨二点多了。明楼忽然想到蔺晨有可能已经在谭家睡下了,而且有先例可能性很大。明教授一瞬蔫了,无精打采的开了门,然而!书房一灯如豆,柔和的光芒自缝隙里发散出来,无比熨帖窝心,明教授 一瞬笑得无比温柔,可是继而想到这人大概又在熬夜看书或者批论文了,那笑又故而凋零消失不见。

明楼皱着眉轻手轻脚的打开门,书桌上一摞批改好的论文,一杯见底的咖啡,还有一人伏案,已经睡着了。雪白的灯光下,那人的脸色有些苍白,掩不住微微的黑眼圈,有些婴儿肥的脸颊皮肤细腻,手感上佳。长长的睫毛似缱绻的蝶暂时收了翅膀栖息,那颗急躁的心瞬时安静了下来,如同找到了他的归宿。

轻吻一下那光洁饱满的额头,心满意足的舒展开眉眼。明教授俯身抱起来蔺晨,蔺教授无意识的蹭了蹭,闭着眼呢喃,“明楼?”听到低沉的回答声后,双臂放心的环上明楼脖颈,不再多言。

明楼状似无奈实则已抑不住唇畔满足的笑容,把人小心翼翼的抱到卧室里。给蔺晨换好睡衣费了不少时间,刚打算自己换睡衣,就被那个迷迷糊糊的人一把搂住了。明楼无奈的哄了半天,差点“断袖”,才把自己抢救出来。

刚脱光衣服,不经意间一看,那人似乎醒了过来,望着他一脸懵比,“你你不是后天才回来么!”

“你说我为什么这么急着回来啊,小没良心的。”明教授轻笑一声,干脆披着睡衣懒得再系就上了床,连人带被子抱了满怀。

04.凌远

遇到蔺晨之前,他是N市第一医院的院长。

托林念初一时心软把他带来的点心给了蔺晨吃,两人自此结识。后来他和念初离婚,他的胃病越发严重,那段时间,是蔺晨一直陪着他。

蔺晨话并不多,也不怎么劝解他,只是一有时间就跑医院里帮他看个文件督促他吃药什么的,下了班开车送他回家并名正言顺的蹭饭,让他每天都不好意思不做饭。偶尔拉他蹦个极跳个伞攀个岩骑个马什么的,他不想去也不多劝只是假装一脸委屈的盯着他看,最后他也只好投降随便他。

蔺晨直接越俎代庖找到了韦三牛,凌远也不知他怎么说的,最后除了非凌远不可的问题,其他竟,全权交付给了蔺晨他新任的三牛兄弟。

凌远并不是个多话的人,架不住蔺晨认真妥帖靠谱的架势,加之几瓶据说是蔺晨少年时分亲手酿的酒,凌远前三十几年重要的大事蔺晨于是一清二楚。

酒醒后蔺晨就开始劝他辞去院长的位置拉他去N大兼职教书,说什么第一医院已经迈上了正轨需要一个年轻活泼有活力的青年支撑,然后美其名曰N大校长大大天天哭着喊着想要凌远去给他当院长,N大医学院需要这样的人才!同学们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他们的凌院长,这其实才是他接近他的真实目的!balabala每天一套说辞不带重样,苦口婆心苦心孤诣简直像个卖安利的传销组织的头头,稀里糊涂中凌院长从第一医院的院长成了N大的院长,虽然还是凌院长,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他还保留了主任医师一职。

象牙塔就是象牙塔,看着孩子们朝气蓬勃的笑脸和鲜活旺盛的青春气息,凌院长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前尘如梦。

而那次被蔺晨抓了壮丁去给谭宗明洗胃,自此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托明部长的福,领证结婚,欢欢喜喜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他从未想过自己也可以过这样的生活,一切都像是迟到的补偿,命运的馈赠。

而且,虽然谭宗明对蔺晨很好,可是他觉得谭宗明对蔺晨更像是对自己的幼弟,而且看着明楼吃瘪他也莫名的开心,谁让他拐走了蔺晨来着。

啊,明天下午有一节实验课,上午可以去第一医院看看,又是美好的一天。凌院长睡前安心的想到。谭总下意识的搂紧院长,心满意足的亲一口怀里人。

09 Apr 2016
 
评论(8)
 
热度(38)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