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刚看完《悲惨世界》,前面不少地方看的很略,可不得不承认,经典就是经典,引人深思发人深省的地方很多很多,最后几页是哭着看完的。

冉阿让,最后他为珂赛特的幸福把自己完全放逐,马吕斯拒绝让他去见珂赛特,他的痛苦他的配合他的沉默和隐瞒,隐忍……天!怎么会有如此至善至美的灵魂!他和米里哀主教,简直是人类中无冕之王,精神的典范,人之楷模。无与伦比的大写的人。

灵魂为之震颤,冉阿让,马德兰爷爷,从为外甥偷面包🍞,到开始做马德兰爷爷,市长,大公无私,救助芳汀,自揭身份保护一个罪人,抚养珂赛特,放走沙威,救马吕斯却隐瞒真相,不参加珂赛特婚礼,把自己放逐在珂赛特的世界外……   他还一直一直救助贫困的人民。            这样苦痛曲折又崇高的灵魂,终于再不得见。
太不公平,命运对他太不公平了。


我是狭隘的,我始终不擅长原谅和宽恕。马吕斯和珂赛特,我承认他们都是好孩子,可是我无法原谅。苦役犯就一定十恶不赦么?那样恶意的揣测和怀疑,冰冷和厌恶,还有珂赛特对丈夫的顺从,忘记或者淡忘即背叛。我的心……太冷了,我无法原谅。

小伽弗洛什,小义士小英雄,苦难未能玷污他至纯的灵魂,他是造物主的奇迹。

安灼拉,我的安灼拉。年青一辈里我唯一的喜欢。他一生的两个吻都庄严的给了一个长者,末年的走投无路的英雄。他中了八枪,他正直勇敢,公正热忱,他热爱并忠于祖国和信仰,他永远不朽。我会一直记得他的。我的安灼拉。



这才是拿起笔的真正目的。一切崇高的丑恶的灵魂,现实,卑劣的归卑劣者,高贵的回归高贵者,以灵魂判定,财富地位那样肤浅的东西惹人发笑,我宁愿当一个孤高的人,清高自傲?以前总以为耻,如今引以为傲。既然自翊为文人,那就免不了孤高一些了,至少比一身酸臭铜臭的好。



即便是同人,爱情故事里总也得有些崇高的或者引人深思的东西做支撑,否则太过肤浅了,也不过一时消遣,过后再不会记得什么。

是了。

13 Apr 2016
 
评论
 
热度(2)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