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独立小桥风满袖

这文大概算不得蔺苏文吧,或者说是以长苏的视角去看阁主。  第一次看琅琊榜小说的时候就隐隐约约想码这样一篇文,太过懒散,等我入了靳哥哥水仙坑这么久后才着手写。

原著里,更多的觉得,长苏时时会想起阁主,亦只肯对他一人示弱,而阁主对他虽好,却只是知己挚友间的感觉。

私设多,另外lo主虽然是杂食党,但主要还是站以楼蔺为主的水仙,有cp洁癖的或者主蔺苏蔺靖的就不要关注lo主了,会伤心的。

 

 另外,11里的部分描写我在双鸽文夜归里写过一遍,如果有觉得眼熟的lo主惭愧的说一声写到最后有点懒了,于是搬过来几句话,见谅。不过放心都是lo主写的。

 

 

00

满座衣冠犹胜雪,更无一人是知音。

 

梅长苏走后,蔺晨再不碰琴。

 

 

 

01

那年梅岭的雪下得极大极盛,纷纷扬扬,仿佛一场笨拙的抚慰。鲜血,战火,硝烟或者可以慢慢消失,但那些刻骨铭心的背叛和冤屈,七万人的血债,又如何轻描淡写的了无痕迹?

 

哪怕天下再无人敢提及,也会有一个人,日日夜夜,靠着这仇恨和鲜血,一步一个血印的,走过那炼狱般的每一分每一秒。

 

 

 

02

灵魂都要破碎般的疼痛,林殊死死咬住唇角,不肯发出声音来。那是被老阁主捡回琅琊阁后,他第一次醒来。缓了好一会儿,那阵汹涌的痛感慢慢消退,他知道这一时三刻算是熬过去了。

 

身下是柔软的床铺,周侧有淡淡的幽香,清雅好闻。艰难的转头四处打量,才发现床侧有一白衣少年倦极而眠,浅浅的黑眼圈和微蹙的眉心,漆黑的发散落在纯白的衣衫上,不小心露出的半截皓腕上有一痕暗红的妖艳凝结。

 

他下意识的去扯他遮掩的袖口,没成想牵动了自身伤口,忍不住抽了口气。而那人小臂上尽是深深的抓痕,左三道右三道,全部是新鲜的伤口尚未结痂,十成十是自己的“杰作”。

 

那少年忽而睁了眼,顺着他目光看去而后一边动作迅速的拉了拉袖口,一边抬头笑眯眯的对他说,“饿了吧?瘦肉粥还是南瓜粥?小米粥不好喝,莲子粥怎么样?”

 

那样明朗干净的笑容,林殊垂下眼帘,本来拒绝的动作下意识的变成了点头附和,都好。

 

 

 

03

后来他才知自己被父亲旧识,琅琊阁主所救。他如今这般身份这样处境,再谢绝人家好意收留便是不识好歹了。而那日的少年便是少阁主蔺晨。

蔺叔叔着手给他养好外伤调理身体,蔺晨则忙着为他削骨换颜做准备。拆了绷带那日是惊蛰,春雷乍动,万物复苏。蔺晨说,以后就喊你长苏了。他说这话时眼神极亮,如同晨曦,天光乍破的第一缕光。窗外雨丝细密,院子里一片萌动的新绿,风过,是雨水的湿润气息夹杂了少年身上清雅的熏香味道,那周身的疼痛似乎也为之一缓。

 

 

 

 

 

04

 

蔺辰并没有什么世家贵公子的恶习,更无武林世家的不良风气,虽然装起纨绔来似乎可以以假乱真。

爱逗贫,懒,热爱一切美景美食美酒以及美人,好管不平事,总埋怨他不懂情趣,可是蔺晨啊,到底懵懂的人是谁,不懂的人是谁呢。

 

 

05

蔺晨带他去见他的朋友,或孤高的隐士或桀骜的狂士,或者南楚第一名妓或者默默无闻的琴师,上到豪侠下到深巷经营小店的老伯,梅长苏很好的跟他们打成一片,也互相惺惺相惜,只是那万千欣慰里犹有一丝酸楚,却是无人能识。

 

蔺晨似有所觉,却也只当他想念故友,于是越发喜欢拉他出游。有时煞有其事的拉他跑到万里之外只为一道佳肴一道点心,中途还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让他哭笑不得。

 

 

蔺晨看似胡闹,其实自始至终也在默默替他铺路。带他结识药王谷老谷主、把他引荐给江左盟老宗主、挑一些天资不错的赤焰旧人进琅琊阁调教……在他成为梅宗主后送他江左梅郎之称,两年后更是直接封为他的琅琊榜首,此后榜首之人不再更改。无论江左盟还是梅长苏,声名大盛,一时无人可出其右,没有门派可与其争锋。

 

 

 

 

06

 

 

他的手触上他的额头,这是他可以离他最近的距离。

果然有些烫手。

不期然对上了蔺晨的双眸,那人满不在乎的给他一个笑容,起身又跑去看捡回来的半大孩子。

毕竟医者父母心,这一点上蔺晨相当可圈可点。任劳任怨衣不解带的忙活了好几天才算是从死神手里把那孩子抢回来。

孩子醒来后特别喜欢看鸽子,蔺晨于是给他起名飞流。

 

飞流之前所修心法太过阴毒,等飞流身体养好后,蔺晨更是助他改修心法,传他熙日诀,这在琅琊阁也算是最上等的心法了。其中凶险不必多说,他看得出蔺晨是很疼这孩子的。这孩子智力有损,不识七情六欲,故而蔺晨总是喜欢逗他,教会他生气、开心、微笑或者沮丧,蔺晨偶尔会在飞流睡着时默默一声叹息,他的温柔,总是藏得很好,不肯让你看见。

 

也时时可见飞流气急败坏的样子,打也打不过,躲也躲不掉。何况虽然飞流很乖很缠他,但他内心里是很愿意与蔺晨亲近的,他到底是知道的,谁真心对他好。

 

 

 

07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惹来蔺晨又一阵说教。

他借口抱怨药苦,蔺晨没好气的说是你命苦。他哪里又是真的怕苦呢,哪里敢真的怕苦呢。不过是习惯性的向他抱怨,讨一句并不真心的调笑。

 

蔺晨也从不会给他备糖,那是他用来偶尔逗急了飞流用来哄孩子的。不过会时时给他分享点小点心,一边念叨着其实还是趁热吃最好吃,叹惋他没福气跟着他去边看小美人边吃点心。

 

 

 

 

08

和蔺晨在一起时或者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甚至礼乐射御,或者是宫闱秘闻、江湖逸事,这人都可以头头是道,兴至而至,语气自然毫无过度。天下无不可说之人,无不可说之事。上到王公贵族,下到贩夫走卒,蔺晨从不以家世身份评判一个人。

 

 

蔺晨爱笑爱闹,却并非顽劣。有他的地方总是要热闹上三分,让人无奈中又不得不承认是欢喜这份欢闹的。

 

黎刚半真半假的埋怨,甄平也习惯有事第一个想到他。吉婶更是常备下他和飞流爱吃的点心。

蔺晨喜欢逗飞流,也不过是因为他觉得飞流太冷漠懵懂,不懂喜怒,不知爱恨。

 

他就这样极克制的看着他笑,看他闹,看他认真看他皱眉。看他逗飞流逗美人,听他感慨看他舞剑,不动声色的温柔融化在眉宇间,却小心翼翼得藏得极好,至少蔺晨发现不了。

 

 

 

09

 

他是他的清风一许,他是他的晨曦,蔺晨是个海阔天空的人,没有人能束缚住他没有人能牵绊住他的脚步,哪怕以爱的名义,也尤其以爱的名义,这也是他不想见到的。

注定只能尚未开始,业已结束。

他不甘心,又不得不心甘情愿。

就这样看着他,仿佛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做他的知音知己,懂他的洒脱和悲悯,以及深藏不露的那份温柔。

 

 

 

10

 

也许是前半生太过恣肆,所谓金陵城最耀眼的少年。

所以后半生得遇蔺晨,求而不得,可念不可说。他不是不敢说,只是不愿,既然流水无情,又何必给流水徒添烦恼呢。

 

蔺晨。

 

林殊一生三十年分作两段人生,加起来也只会在两个人面前示弱,前十七年是母亲后十三年是蔺晨。除却母亲,九天十域,唯此一人。

 

 

林殊有疼爱的父母有众多过命的弟兄有恩师有好友千千万,而梅长苏只有一个蔺晨,最多再加上一个飞流。

 

 

 

11

 

 

边疆战火再起,大渝联合几国兴兵来袭。

他决定做回林殊,把战场当做归途。

 

蔺晨很生气,气他失约,气他牺牲掉梅长苏,更气他不爱惜自己。

可是温柔如蔺晨啊,生过气之后,到底还是打算陪他走完这最后一程的。

虽然早有预料,可听到他的回答后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手掌紧握成拳,青筋暴起。幸好他不曾回头,否则这么多年的秘密就藏不住了。

 

他是为国为民为景琰失信于蔺晨的,但他终究也有着小小的私心。他终究有些不甘心,那人从未见过林殊,或者只见过林殊最惨烈最狼狈的时候。他愿意拿最后三个月重新回到他的地方,让那个人永远记得,独属于林殊的风采,林殊原本的样子。

 

这就足够了。

 

 

12

 

飞流、景琰、霓凰……蔺晨一一应了,答应他替他打点一切安排好一切。

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去了。

只是,蔺晨啊,没有了梅长苏,你会不会也偶尔觉得寂寞呢?

琅琊山上的风很大,你会不会也偶尔想起我呢?

 

 

 

16 Apr 2016
 
评论(34)
 
热度(44)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