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凌】当时只道是寻常


蔺远      楼谭   一发完结。
私设多,原来的设想是全盘的be,明楼谋算错误谭宗明误会凌远最后崩溃,最后连不舍外加lo主情绪控制不好,所以就改了情节,成四不像了。



00

这样下去,怕是快要瞒不住了。

蔺晨笑得惨然,他坦坦荡荡潇潇洒洒了大半生,末了却要连瞒带哄的,实在委屈。可是啊,他宁愿委屈一百倍,也不舍得那人察觉什么端倪。

01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啪—"手机在桌子上灵活的翻了个滚,最后险而又险的停在了桌边,凌远并没有舍得分给手机哪怕一个眼神,他捂着胃坐在沙发上,赌气拒绝吃药,可是这次并没有人乖乖过来哄他,百试百灵的妙招失了效,也许只是因为那个人此时并不在家——他们两个人的家。

凌远有些茫然的想,蔺晨真的对他彻底失望了么?


02
三个月前。

十年了,那是蔺晨第一次因为他失约气。是,蔺晨出差了整整一个月,他不仅早上没去机场接他而且晚上也没能一起吃饭,可是那不是因为那天凌晨新城发生了两起车祸,他一进手术室就是十多个小时,他回家时蔺晨早在沙发上睡着了。
可是,蔺晨从来不在意这些,他分明一直说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乃本职天性,不必担心他不高兴。

一个月前。

蔺晨又是十年来第一次为念初的事情跟他闹别扭,说他大半夜说梦话一直喊念初的名字,说什么朋友妻不可欺,周明知道你这样挂念人家他媳妇么。天知道那天他累到一沾枕头就睡了,都没精神跟蔺晨温存一番,那晚做没做梦他都不知道。而且念初分明只是年少时的一场梦,在遇到蔺晨后,念初就永远只是他温柔可亲的姐姐和小师妹,蔺晨哪里会不知道他心意,居然直接大半夜摔门走了,然后在谭永明他们家住了三天。他好说歹说受尽了谭宗明和明楼的冷嘲热讽幸灾乐祸才把蔺晨请回家。



而且自此蔺晨应酬忽然多了许多,而且开始挑剔他做的饭菜,甚至只吃几口就放下筷子——可是他以前明明赞不绝口的,凌远有些沮丧的想,却又怀疑这人大概还在闹脾气。


三天前。杏林分部正到了最要紧的关头,蔺晨居然心血来潮要去法国追寻卡尔维诺的"纯真博物馆",要他请假陪他去。他几乎用尽了所有耐心和温柔,允诺等杏林分院的事情结束后一定休假好好陪他。蔺晨听完放声大笑,然后面无表情的说要跟他分手。他说,十年来,他跟着凌远从中国到德国游学,再到美国,老院长一纸传书,他又回到中国成为新城第一医院的院长。自此无论寒暑冬夏,再不得闲。

他记得当时蔺晨表情淡然而从容,他说他也想为梦想和最喜欢的事情再做点什么。十年,他也累了。十年,再炽热的喜欢也消耗殆尽了。他不想再呆在这里陪他了。

"先安心完成你的梦想吧,凌院长,我也要给自己放个假,做一次真正的流浪作家。之前让你休假陪我也只是气不过拿话激你而已,你若是真休假了我反而会愧疚,不得心安。"蔺晨说那话时眼睛里流光溢彩,好像在发光一样。凌远无措的站在那里,蔺晨不是赌气,他也不可能真的抛下手上所有事情,尤其是几斤成功的杏林分院。

第二天蔺晨收拾好东西,给了他一个长久的拥抱,然后潇洒的走出大门。蔺晨走出几步,回首对他一笑,阳光下修长的身影有些落寞,那笑容却温柔到有些模糊。蔺晨像个孩子一样把手放在嘴边成喇叭状,他咬字清晰,一字一顿的喊,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等杏林分院的事情一结束,看我怎么收拾你。凌远恨恨的想。




03
四月,春色正好。

粉白花瓣脉络清晰,精致的一小朵一小朵缀满了枝头,青翠的枝叶被春雨洗过,分外鲜妍。雨珠滚落,晶莹剔透,落在指尖如同一滴清泪。

杨柳岸雨中湖畔。蔺晨记得也曾是这样一个明媚的春日,小桥流水人家,烟雨朦胧四月,湖畔旁他和凌远两人四目相对,仿佛这纷纭红尘俗世里上只剩了一个他,还有一个他。

千言万语交织融汇在眸光交错的那一瞬间。一树一树的花开,何须细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江南细雨纷飞,蔺晨觉得有些恍惚。那么,就北上吧。






04
青山绿水,漫山遍野的小野花随风摇曳,牧羊女和放牛娃各占一边。正午,春耕的农人枕边人来给送饭,粗茶淡饭里却是天经地义的甜蜜。

吃过饭后,借居人家的小孩缠着他讲故事。蔺晨眉眼带笑,这孩子还挺有眼光。"…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狐狸。

狐狸说,可是我得到了麦子的颜色… "小孩子哇的一声了哭了起来,"狐狸好可怜…"蔺晨把小孩捞到怀里,温柔的用指腹轻轻抹掉小脸上的泪珠,"狐狸早就知道小王子要离开啊,可是啊…他甘之如饴。"蔺晨揉了揉怀里小娃的头,手感还不错。他笑着摇了摇头,凝视着远处的星空不再说话。

小孩在蔺晨怀里偷偷抬起头,他看着这个十分温柔的总在笑的大哥哥,他比娘还要好看得多比村子学校里的老师还要有学问得多。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大哥哥明明还是笑着的,可是他忽然觉得特别特别难过,而比刚才听到狐狸和小王子告别还要难过一百倍。





05
清淡而渺远的蓝色,几缕浮云懒散的卧着。灿亮的阳光自天空洒落海面,点点碎金,海蓝与天蓝交织缠绕,细软的沙滩是灿金色的,蓝天碧海,金沙滩,果然名不虚传。

只可惜 没有时间了。蔺晨拍拍手,任细沙自手中滑落。

海风中熟悉的淡淡的腥味,他轻轻闭上了眼睛。身后的人替他披上大衣,那是明楼替他请的护工。

他终于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06

"所以,亲疏有别,只有薄情寡义与你毫无关系的明长官才能狠下心帮你圆这个谎?"沉默良久,对面的明楼自嘲道,那声音里的悲愤毫无掩饰,不再是四平八稳的不动声色。

"明楼……我知道你懂我的意思。"蔺晨垂眸,许久许久,一声"抱歉,我知道他们可能会迁怒于你…"

"我就是怕他们迁怒么!"

"明楼……"

"罢了。小晨,医者不自医,你要不要……"

"楼啊,如果……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我都会去赌的。可是…所以,小远包括你们,都不要不能不许看到我最后、最后的样子。"蔺晨的眼神坚定如刀锋,却亦有从未见过的哀求,"就当我求你。"

明楼一震,骄傲如蔺晨,怎样的艰难痛苦才肯说出一个求字,他狠狠的闭上了眼,"我答应你就是。"那样的疲惫,刻骨的萧瑟,"但我要随时知道你的消息。"
"好。"





07

他终于看不见了。

黑暗,无边的黑暗终于把他捕获。

再挣脱不得。

凌远。

长眉入鬓,清澈灿亮的眸,挺秀的鼻,香甜柔软的菱形的唇……

他从来没有怪过凌远,那三个月的故意折磨下来,他才发现自己演技这么好。他看到凌远追出门去,无措的表情,紧蹙眉心和疲惫的眼睛拼尽了全部力气才忍住不冲过去抱住他,可是他不能……

那些饭菜,凌远期待的眼神……他不想让他失望,他从来不愿那双眼睛因他而黯然……可是他不敢吃,吐出来凌远也许会发现端倪的。

所有人都可以不理解凌远误会他,冷嘲热讽或者其他,可是他不可以,永远不可以。那不是凌远的工作或者业绩,那是他的心血他的梦想,他想为中国的医疗改革开辟一条路,一条再艰难不过的路,却也将直接解决医者们最无奈最痛心的问题。他哪里是不愿意呆在他身边呢,凌远一直是他的骄傲。过去现在将来——如果他还有将来的话,一直都是。







08
"明楼,你把蔺晨藏到哪去了。"

一如既往的嚣张下却是不可忽视的慌乱,明楼心不在焉的想。

"谭宗明怕是还不知道吧。"加重了砝码。

"你的人,管我要是什么道理。"不疾不徐。

"少废话,也只有你有这个本事让我找不到他。"

"你以为你很了解蔺晨的交友圈么?"

"只有你可以同时瞒过我和谭宗明。"

良久的沉默。









09
如今他已看不到,也听不见了。

小远,他低声呢喃。

去日无多,他模糊的想着。

手下笔不停,他想,这几个集子到底是书法还是内容更有价值一些?不过无论哪样,大概都能养得起小远了吧?哪怕他的医改失败,也不怕了。

想到这,居然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他家小远。

自己真是越来越庸俗了。



他自然无从知道,一米以外,一人肝肠寸断。

27 Apr 2016
 
评论(18)
 
热度(58)
  1. lorna corrine风雪长白 转载了此文字
    哭死了😭😭😭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