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凌】深山夕照深秋雨

私设多,也许是虐,也许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圆满。

改变了初衷,因为不舍得。



00
凌远身边所有人都知道蔺晨喜欢凌远,包括凌远自己。



01
凌远一直觉得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喜欢的一直都是林念初,只有林念初,哪怕是嫁做人妇的林念初。而蔺晨,他也很喜欢蔺晨,是另一种喜欢,他可以拿蔺晨当兄弟,当亲人,当朋友,唯独不会是爱人。



凌远从天才少年到凌院长,这么多岁月里,哪怕林念初再不相信他喜欢自己,哪怕蔺晨再对他掏心掏肺的好,他都一直坚定不移的这么认为。



等到”飓风”终于熬过去了,第一医院改革成功,杏林分院也正式运营以后,凌远终于病倒了。


是胃癌晚期。


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蔺晨知道。凌院长拿出平时谈判的架势打算一一劝服,大家不忍心让他再费心于是一一应了,只除了哭成了泪人似的韦三牛。他红着眼,嗓子哭得沙哑,“凌远,我真替蔺晨恨你。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凌远没有回头,他挺直了脊背大步向前走,拒绝了李睿和周明的好意。



02
等离开所有人视线时,他捂着心口的位置痛苦的伏在驾驶座上,良久良久,他摸出手机,播出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小远?怎么,52小时没见你蔺晨哥哥,是不是想我了?”


“蔺晨,我决定给自己放个假。你……”


“什么,我没听错吧!劳模凌大院长也会知道放假这件事?打电话给你蔺晨哥哥,是要我陪你一起么?”蔺晨知道,凌远多半是问他有没有推荐的地方,只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万一推脱不过答应了呢,虽然凌远从不会推脱不过就是。


电话那端却沉默了良久,蔺晨刚想开口时,便听到了对方轻轻巧巧的一声,“这样也好,不过地方我选。”手术只会徒增痛苦,凌远力排众议决定保守治疗。最后的这段时间,他想出去走走。如三牛所说,他欠蔺晨良多,这辈子是还不了了。那么这最后一程,也当是日后给蔺晨一个安慰吧。这样也好。



蔺晨有些不可置信,却又生怕他后悔,“那就说定了啊,我大后天回来。先不说了,我还有俩材料没整理完挂了啊。”十三天的行程压缩成八天,还是有点紧,蔺晨美滋滋的想,明天打个电话问问三牛,凌远是不是累傻了,怎么会忽然良心发现了呢。





03


有两个月的假。


蔺晨倒无所谓,反正他是专业作家,在哪写多久写一本都随他。


凌远本来以为蔺晨会问他怎么这么长的假,想好了完美的应对措施却不见人问,竟然还有些失落。


凌远没有去国内外的名胜古迹或者旅游胜地,而是选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偏僻小城,地方很小,却是依山傍海的,风景秀美,民风淳朴,到是难得的很。




04
当地人热情好客,旅店也多是民舍,他们住在一户爷爷奶奶带孙女住的农家,孩子父母进城打工去了,为了省钱,每两年回家一趟。


小女孩名叫妞妞,特别懂事乖巧,才八九岁就已经帮着奶奶干好多农活了,每天放学回家择菜放羊喂鸡的忙前忙后。蔺晨和凌远都特别喜欢这个小姑娘,他们俩也时不时帮点忙,晚上一起给妞妞讲故事——多半是蔺晨讲,凌远和小姑娘一起听。


那时候,天空仿佛深蓝的幕布,星星总是很亮,一闪一闪的,全部闪进了蔺晨的眼睛里。蔺晨笑起来特别温柔,比月色还要好看。妞妞听得入神,一时哭一时笑得,弄得凌远也哭笑不得。





05
有一天晚上妞妞缠着她蔺晨哥哥去海边玩,蔺晨故作为难的看着凌远,凌远白了他一眼,大手一挥,“开路!”


夜晚的海绝对不同于白天。这样的海,这样的干净的心情,凌远莫名有些感动。


那样的安静。


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这一片蔚蓝,只剩下了海浪声声,只剩下了脚下这一片细腻的沙滩,只剩下了一个你,一个我,还有一个牵着我们的手的小姑娘。


深蓝色的海与同色夜空交织成深沉的一线蓝色,夜幕下,璀璨耀眼的星星如同最美丽的钻石,又像最干净纯粹的眼泪洒遍了每一个角落,那样近仿佛触手可及,手可摘星辰。


妞妞眨巴着黑豆样的小眼睛,要她凌远哥哥唱歌听。蔺晨促狭地看向他,凌远皱眉想了好一会,终于为难的看向蔺晨,他不知道该唱什么曲比较合适,儿歌?老歌?还是前段时间刚听的新歌?


蔺晨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是极尽温柔的一笑,那笑里有无尽的包容和宠溺,也许是因为漫天星辰和大海作为背景,凌远一时竟呆在了那里,忘了呼吸。



06


蔺晨蹲下来,摸了摸妞妞脑袋,平视着小姑娘,“蔺晨哥哥给你唱歌听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姑娘点点头,黑豆样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满满的都是崇拜。


蔺晨失笑,捏了捏小姑娘的小脸,随即站了起来“……直到那一天 /你的衣衫破旧/而歌声却温柔/陪我漫无目的四处漂流……把星子放入眸……“


凌远忽然轻声接着唱了起来,”你的指尖轻柔/抚摸过我所有/风浪冲撞出的丑陋疮口/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蔺晨身子一震,他不可思议的转过头,却看到凌远看着海面,表情有些复杂,似欢喜似悲伤,似释怀似遗憾……





07
醍醐灌顶,或者顿悟,这样的夜色里,这样的海边,凌远一瞬间全部懂了。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真正在自己心上的那个人,可惜晚了,太晚了……


真的太晚了。


我这样的人,大概本来就不配拥有蔺晨这么好的人。海浪声声如诉如泣,凌远默默的想着。他不敢看蔺晨,因为蔺晨如果此时看到他眼睛,就会明白他的心意了。全部都是他。满满的全部都是蔺晨,没有林念初。



那份喜欢太过沉重,沉重到他竟然会下意识去躲,去逃避。林念初不过是一个挡箭牌。一个可以不必面对自己真实心意——一份在未得到就已经怕失去的喜欢,他厌恶许乐山,因为生母的经历,他甚至不相信爱情不敢学着信任爱人,于是只好拿一个像姐姐一样温柔善良喜欢周明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的姑娘当挡箭牌。



于是生生残忍的一边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蔺晨的感情和温柔,一边冷漠的假装不知道蔺晨喜欢自己——何其可笑,何其自私……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胃癌,大概是上天也看不过去了吧……



还好,还好,蔺晨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大概,这样一个冷漠残忍的人,在他走了以后,会很快的放下吧?



三牛会经不住他逼问,告诉蔺晨是自己要所有人瞒着他的。他会恨自己,他应该恨自己。凌远忽然捂着心脏蹲了下来,明明胃才应该痛得要命啊,可是为什么心口那里如同一把钝了的刀子在一下下切割?他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眼前忽而一黑,蔺晨的呼喊和妞妞的哭声渐渐远去。






08
有人握着他的手在微微的抖,温热的液体大滴大滴的落在掌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低声呢喃,“凌远……我真的很高兴。真的……这段路……这段路你………”


——小远,我真的很高兴,这段路你肯让我陪你走。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蔺晨,别哭……


蔺晨……



“幸好你……还好你……”



——幸好你不喜欢我,不然你肯定会躲开我,或者……是分手,不会让我陪你走这最后一程。


蔺晨……不要再说了……


一滴清泪,自凌远眼角缓缓滑落……




【end】

04 May 2016
 
评论(9)
 
热度(40)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