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东】 琅琊东游记

  童话AU.   白狼荣少×仙鹤东      (隐楼蔺)  

仙鹤和狼其实是群居动物,剧情需要没办法了。

阁主并不适合安第斯神鹫但是图片好戳。

然后全部是私设,全部乱扯没常识不要信。

标准的大团圆结局。嗯,可能我还是更适合撒刀子。

其实明明是特别萌的一个脑洞啊。某晚看童话有感……唉,毕竟是第二遍写大家领会意思就好 。

最后表白菠萝太太,看着她把靳哥哥水仙圈一点一点从无到有慢慢拉扯起来挺不容易的(乖巧的深蹲坑底)

————————

淡金色的阳光洒在冰雪一般颜色的毛皮上,风拂过,愈显其遥不可及,凛然不可侵犯。蓝宝石一样澄澈的眼睛毫无杂质,此时却是冷冰冰的,有着无机质一般的美感与质感。

他久久的凝视着族人,终于调转过头,沿着河流的方向疾驰而去。再无回顾。

荣石本来是他们族群的狼王。他觉得温暖的阳光湛蓝的天空还有潺潺流水声都远比捕猎有趣。可是族人们对此不以为然,却又碍于他的强大与无可匹敌的智谋不敢质疑。他觉得有些失落,却一直尽心尽责的为族人们奔波忙碌。而在族人默许下,一匹同样强健的狼企图争夺王位时,他彻底失望。他最终留下了那匹狼的性命甚至把王位传给了他,自己顺着清澈见底的河流一路向东,在离开族人视线后不急不缓,悠游自在,却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他是半个月前到琅琊山的。琅琊山风景秀美,小瀑布飞湍急流,碎玉断珠,山脚下的小谭水尤清冽,偶可见肥美的鱼儿成群游过。缓坡青树翠蔓百草丰茂,陡坡奇石嶙峋,孤松遒劲各有风情。荣石满意的住了下来。

荣石整天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阳光晴暖清风徐来,饿了吃野兔渴了饮泉水,随心所欲自得其乐,几日下来大概对周遭也有了大致了解,只几个山头被其他飞禽走兽的安了家,不去便是。他是懒得惹麻烦,真一一对上,他倒真不怕。其中占了最中心的那座主峰的家伙是一只名叫蔺晨的安第斯神鹫,他对这只鸟倒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捡回来的那只小仙鹤特别有意思。

一个星期前。

那天荣石刚刚午睡醒来,皱皱鼻子啃了口红果子,然后懒洋洋的起身决定去散散步。不知怎么就跑到了蔺晨家附近,居然看到那只安第斯神鹫在教一只小仙鹤怎么飞行。他差点笑出声来,抿着嘴躲在一旁偷偷的看。

那小仙鹤歪着脑袋看蔺晨一遍又一遍的演示,蔺晨硕大的翅膀展开带来一阵大风,小仙鹤身子被风吹得一晃一晃的,漂亮的羽毛吹得东一撮西一撮的,要不是蔺晨来回折腾得够呛,那眼神里的无奈与为难不似作伪,他都以为这是蔺晨在故意折腾小仙鹤了。

蔺晨一连教了三天,也飞了三天,小仙鹤被风凌乱的吹了三天,荣石也偷偷看了三天。小仙鹤扑棱扑棱小小的翅膀终于艰难的飞了起来,像一朵歪歪斜斜的云朵艰辛而执拗的飘着,他看到蔺晨噗啦一声展开硕大的羽翼兴奋的把小仙鹤卷到背上,从南飞到北,从北飞到南,在半空中把小仙鹤甩出去再接住,简直一场高难度空中杂耍。荣石目瞪口呆的看着小仙鹤最后板着一张脸气鼓鼓的在蔺晨背上又蹦又啄,让蔺晨快放他下去!

荣石忍不住笑出声来,换回一大一小两人瞪视。"咳咳靳东我跟你说这小狼绝对是在嘲笑你,以后不要理他!"风里隐隐约约传来蔺晨那厮道貌岸然的声音。荣石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小仙鹤翻了个同款白眼,又开始练习飞行。

被发现的第二天,小仙鹤和蔺晨换了地方练飞飞,小孩子脾气,荣石笑着摇了摇头也走掉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荣石再没有看到蔺晨和那只叫靳东的小仙鹤。日子还是一样过,他每天还是晒太阳看山看水吃野味,只是忽然觉得琅琊山变得有点无聊。

这一天,荣石刚刚午睡醒来,外面下了一天的大雨,他正打算再窝一会儿,这时忽然一阵地动山摇对面的山上一阵轰鸣,泥水夹着石头哗啦啦向山下冲去。他忽然想起来那只小仙鹤和那只大胖鸟,这万一……他慌慌张张的往外冲去,漂亮的纯白色毛皮被雨水打湿了,干净的爪子和腿上溅上了大片泥点,荣石皱着眉没有理会,好不容易爬到了靳东他们所在的山峰半山腰,不知怎么忽然哗啦啦被山顶滚落的石头活埋了。

话说自那日靳东学会飞飞以后,每日都踉踉跄跄的扑棱着四处练习,他们换地方倒不是因为荣石,而是找到了另外更适合靳东练习飞行的地形。蔺晨惆怅的看着靳东总飞不自己那么轻松潇洒,跑去找明楼讨注意。明楼建议他去找一只成年的鹤来教靳东,蔺晨果然转悲为喜。

哦,明楼是条白蟒,跟蔺晨交情相当好,俩是喝酒时认识的,一鸟一蟒惺惺相惜,刚好家隔得也不算远,隔三差五就凑一起说说笑笑的,吃吃喝喝的。只是自从蔺晨捡回小仙鹤后,明楼就不喜欢去蔺晨家里了,一定是他怕靳东害怕他,简直太贴心了,蔺晨欣慰的想自己真是有眼光会交朋友啊,全然没看到旁边大蟒蛇向来温和的眼里闪过一道类似恨铁不成钢的厉光,然后翘起嘴角,那是志在必得的微笑。

于是蔺晨就把小仙鹤托付给了朋友,让他一天去转一圈就行,山上有他摆好的机关,一般也没动物敢跑去他的地盘。再三嘱咐好靳东,又采来够吃好几天的果子和其他便于储存的食物,然后他便放心的走了。

这天,靳东在家门口看着外面交织成幕的雨帘,有些无聊的发着呆。忽然机关室传来声音,他顶着芭蕉叶跑出去一看,看到一只漂亮的白狼刚好被自家机关石头活埋了,啊,还是那天嘲笑蔺晨的那只大白狼。

他下意识跑了出去,来到那堆活埋了白狼的石头山上。他开始一颗一颗的往下搬石头,石头又脏又重,蔺晨这个机关也太实在了,怪不得当初带自己回来的第一天他就再三嘱咐记好机关的位置,不要乱碰。

过了好半天,他从一只干净的白鹤变成了落汤的灰鹤,他才把那只狼扒拉出来。那只白狼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靳东忽然想起,半年前自己也是被一只狼捉住差点被吃掉,是蔺晨救回了奄奄一息的自己。想起来那只狼他有点抖,这只狼会不会也是来捕猎的?更何况,他为什么要跑到蔺晨家里呢,是因为知道只有自己在家么?可是那天威风漂亮的大白狼还能高傲的嘲笑蔺晨,现在就这样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白色的毛发湿漉漉的尽是脏兮兮的泥土,一动也不动。

他刚刚跑过去,忽然,那双紧闭的眸子睁开了。湛蓝的眼睛清澈得像明楼家门口的河。靳东刚准备跑路,就看到狼狈的大白狼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有殷红的血液,大白狼有些慌乱的原地转了一圈,却似乎没有看到近在咫尺的他。

靳东心里一紧,"你不要紧吧?"

"谁在那里?"低沉的声音里是浓浓的警惕。

靳东眼珠乱转,"我叫靳东,是路过此地的一只狼。你的眼睛流血了,不要紧吧?"

"狼?我叫荣石,你的声音怎么这么细?"不知怎么,靳东感觉大白狼语气一下就温和了下来,果然同类就是对同类有天生的信任。

"这这不是蔺晨说要要对伤员温和点么?"靳东扯着嗓子喊。

不远处的白蟒嫌弃地看着远方的一狼一鸟,他想了想,并没有跑出来,继续趴在树上安静地看着。

靳东觉得狼狈的大白狼好可怜,而且他是伤在自家机关下的,于是他决定照顾他。

后面机关还有不少,他不敢带大白狼走,于是只好就地和他一起呆着。雨还在下,他跑回去拿来蔺晨给他备好的芭蕉叶,轻轻地盖住荣石。

靳东又跑回去拿果子给荣石吃。

"小石头,好吃么?"

"嗯……好吃。"

"其实,鱼和小虾更好吃。只是我现在还不能飞那么远……咳咳,我是说,我不能丢下你跑那么远。"

荣石一声不响地听着,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

一天晚上,当靳东抱着果子回来时,发现荣石嘴里叼着鱼,正定定地看着他!靳东吓了一大跳,果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靳东想起狼是吃鹤的,他想起来那只咬伤他的狼。他愣了一下,然后匆匆忙忙的挣扎着飞了起来。这一次,居然稳稳当当的飞了起来,干净利索越飞越高,越飞越远。靳东看着荣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最后终于成了一个小黑点再也看不清了。荣石好了,他眼睛看得见了……他又是欣慰又是难过。如果自己不是鹤是其他动物,他们大概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就像蔺晨和明楼一样……

荣石终于不再追着靳东跑了。他默默回去一颗一颗地捡起撒了一路的果子和自己放在石头上的鱼和小虾,看着靳东消失的方向立了良久良久。残阳如血,映在雪白色的毛皮上是惊心动魄的殷红,孤狼独立,风凄凄。

月上中天,荣石终于离开了那里。

(be可到此为止)

第二天第三天,鱼和果子还在,荣石把不新鲜的鱼虾和果子都扔掉,又换了新的来。

第四天,鱼虾和果子都不在了,荣石眼睛一亮。他于是又山上山下跑了好多趟,只挑最肥美的鱼小虾和最新鲜的果子。阳光太烈,他又去摘了好多叶子盖在上面。

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他刚把鱼虾和果子放下,蔺晨就从旁边的小树林里跑出来了,从头到脚嫌弃的看了半天最后道貌岸然的一笑,像极了某只大蟒,"作为邻居,是不是还没有邀请你来我家做过客?这路上机关可不少,跟紧了。"

荣石没有计较他的眼神,闻言眼睛一亮,像无数小星星闪啊闪的,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忽然一黯,蔺晨眸光一闪便知道他是怕靳东讨厌他,"靳东这些日子很难过,你不想去看看他么?"那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瞬间又是星光闪烁。

……

很久很久以后,荣石才知道那时一个月里前半个月的鱼和果子居然都被明楼借花献佛送给了刚回来的蔺晨!虽然之后是蔺晨发现那匹漂亮的大白狼天天跑自己家门前蹲着,又听到了明楼版"雨中情深"的故事,才跑出来带荣石回家做客,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蔺晨也就算了,明楼,呵!

荣·前狼王·石表示一人做事一人当,有仇不报非君子!

从此以后,荣石的日常便是背着自家小仙鹤散步晒太阳,一起摘果子捉鱼吃,捕只黄羊去蔺晨家做客,就是要气死那只大蟒蛇!蔺晨真是够意思,还拿明楼当好兄弟呢。小仙鹤蹭蹭自家大白狼的脖子,心满意足的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眸里的温柔简直要溢出来了。旁边明楼的眼神更冷了。

当然,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后,小白鹤和他家大白狼早已经是老夫老夫时,在明楼已经被那一对快闪瞎的时候,蔺晨终于开了窍,从此和他家蟒蟒过上了幸福而快乐的日子。




——————
有桥段参照了《我是霸王龙》,一个很暖的小故事。

04 May 2016
 
评论(12)
 
热度(52)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