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蔺】 清平乐

大概要食言了。楼蔺暂时不想写了,蔺叶也再议吧。也许哪天会一一的补,也许……

暂时拿这篇胡蔺当告别之作了,朋友们,江湖再见。

私设多如山。


 ——————————————————————


00

黑云压城城欲摧。

 

 

01

天地昏黑,大朵大朵厚重的云铺陈在暗淡的半空中,遮天蔽日浓墨重彩,压得人愈发透不过气来。风里是粘稠的浮躁,燕子低低掠过半空,倒有几分惊慌失措的味道。



大雨将至。


 

筠熙侧过脸偷眼瞧着面前手握画笔的白衣公子,漂亮的桃花眼里并未被这沉闷的空气染上分毫不耐,侧脸专注,细致而舒缓的一勾一画,那画笔在修长好看的手底乖巧听话,服服帖帖的慢慢勾勒出一人模样。



似乎是侠客骑马像,画中人鲜衣怒马,银枪直指灼灼烈日,湛湛晴空,苍鹰掠过长空,眼神桀骜。画中人与自家阁主样子倒是八成像,可筠熙知道这绝不是他们阁主。画中人眉目间那份恣意不羁太甚,显得过于痞气随意,也过于炽热,并不同于自己阁主的清雅从容。

 


只剩了瞳眸尚未点染,却迟迟不见自家阁主落笔,筠熙忍不住又偷眼看向蔺晨,却刚好对上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略带了几分促狭,“怎么,像我啊?”



半大少年迅速摇了摇头,“不像,那是胡八…将…公子。”



“哟,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八公子了?”蔺晨看着眼前的孩子白皙的脸上霎时火红一片,顿时失笑,太嫩了,逗起来不好玩。皱了皱眉鼻子,那笔蘸足了墨,凌空三寸虚悬画纸上,待下笔,忽而一人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阁主,急报”那人停了片刻,“关于胡将军的!”

 



一道亮紫色闪电划过昏黑的半边天空,雷声轰鸣紧随其后。一滴饱满的墨汁滴落到画中人脸上,慢慢晕染开模糊了五官,这幅画算是废了。蔺晨把笔一扔,筠熙眼前一花,阁主已然展开了信件,然后便不见了身影。


 

这场雨,总算是下起来了。


 

 

 

 

02

胡八一静静躺在地上,玄衣染上深重颜色,是让人透不过气的血腥味道。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身体早已失去了知觉,几乎感觉不到疼痛,身下一滩殷红色泽渐渐汇成溪流。他只觉得冷。脚步声响起,他在等。


那人拄着剑,一步一步,踉踉跄跄,呼吸浑浊。


是为了什么?


五千黄金?或者一万?两万么?胡八一有些茫然的想。


透过血污的眼帘,远处是昏黑的天空,大滴大滴的雨点砸落。


他忽而想起也是这样一个雨天。



身边也尽是残尸断臂,秃鹫盘旋在半空,贪婪的盯着新鲜的尸体,有的甚至迫不及待的已经落了下来,大快朵颐,而后被一杆枪钉在了尸体上。

 


是他最熟悉的兄弟、同泽们的脸,圆睁着眼睛,不肯瞑目,死死的盯着北方,那是家的方向。

 


是春闺里凄苦的哭声。

 


是皇上同僚们兴奋狂傲的眼神,王公公尖声尖气的说着赏赐,和微薄的抚恤金,圣上的旨意。

 


是戍守边疆时,逃难的难民字字血泪,求他做主,烈士遗孀遗孤们抚恤金分文未见时血液里汹涌的暴虐气息。

 


他擅离职守,只身千里奔袭,逼着当地太守连同其他官员拿出多年搜刮的民脂民膏,一一奉还。


被贬,他看着弟兄们孤儿寡母们愁苦的脸,算着自己的俸禄,大笑一声挂印辞官而去,士农工商,他开始经商。

 


是一批又一批接连不断的刺客和明里暗里的阻挠,那些贪官污吏们恶毒的报复。


最后,是蔺晨漂亮的桃花眼里深深的疼惜和浓到化不开的深情。


蔺晨。

蔺晨……


 

整个世界血红一片。


最后一击,长剑透胸而过,他也终于用尽了最后的气力。


绝冷的漠然。


身前的人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缓缓倒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也或者,只是雷声。


 

有冰凉的手指缓缓划过他的眉眼,那手在微微的颤。


有些艰难的睁开眼,果然,是蔺晨。


极深重的倦意,掩藏不住,可是眼底眉梢,还是一点一点晕染开温柔笑意。


他的衣衫尽湿,黑发湿漉漉的,散落额前,雨水顺着发梢缓缓滴落。


他想伸手帮他拢到耳后。


缓缓抬起手臂,手上臂上全然是一片殷红色泽。


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浓稠黏腻的血腥味道。


眼前人是干净的纯白,眼神澄澈,手指不曾沾染一丝肮脏。


半空中的手缓缓滑落,可是白玉样的手却主动的握上了滑落的那只,带着雨的凉和幽雅的药香。


蔺晨的眼神里是惊是疼是浓浓的忧,唯独没有惧怕和厌恶。


眼上温热,蔺晨吻去了他眼睑的雨水与血污。


接着是唇。



 

蔺晨踉跄了一步,却还是稳稳的抱住了他,胡八一轻轻摇了摇头眼神坚定,“蔺晨……听话。”


“琅琊阁不问朝堂之事,但你胡八一早已经不是胡将军了……”


“可……”


“你想说的我都知道,可是这次……必须听我的。”


胡八一无奈的看着蔺晨少有的强硬模样,低低一笑,而后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03

琅琊山。


若不是那身形太过熟悉,筠熙绝不会认出眼前的人是谁。


蔺晨身上的清雅气息全部被浓郁的铁锈味包裹,那是血的味道。衣衫全然湿透,晕染上了大片大片殷红色泽,筠熙忽而想起了那滴饱满的墨汁,模糊了五官的脸。


得,不用问,阁主准是又把胡公…将军捡回来了。

 

漆黑的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额头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气息紊乱,然而他全然不顾,跑回自己的卧房小心翼翼的把黑色的披风紧紧裹在怀里的人轻轻放下。


他的手在抖。


控制不住的颤。

 

筠熙看着自家少阁主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手,许久,一声叹息自形状姣好的唇畔轻逸,转瞬而逝,恍若错觉。那披风忽而自己掀起,露出底下苍白的一张脸,“我说,哥哥现在是没事,可你再不给我包扎,待会你就真的要守活寡了。”


蔺晨指尖寒光一闪,一把银针贴着胡八一的脖颈钉在了床头,恰好是竹叶的形状。胡八一脸上空白了一瞬,而后满脸浮夸的痛楚,“疼疼疼,哎呀好疼啊。”筠熙默默低头,不忍直视。



蔺晨翻了个白眼倒也不跟他计较,被他那么一闹,手自然不抖了。黑着脸手脚利索的一一上药包扎,与表情不同,手下动作轻柔无比,微凉的手指拂过伤口时那疼痛似乎真的减轻了许多。


那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血肉外翻,几道伤口更是极深,深重的妖艳徐徐漫出,上药包扎时胡八一一声不吭,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温柔的凝视着蔺晨,唇畔一抹懒洋洋的笑。胡将军真是条汉子,筠熙暗暗的想。

 

 

包扎完后,自家向来爱洁的阁主并未沐浴,只是换了一套衣衫便守着了床边。

 


筠熙轻轻带上门,坐在了门廊边守着,屋里传来两人絮絮叨叨的说话声,再后来,是阁主压抑的轻呼声和另外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筠熙红着脸走开了,走到庭院,才发现雨早已停了,一弯彩虹划破万重云峦,而天地间,尽是一片雨后清新的青草的气息。

 

——————————————————


阁主是我心上的人,八一哥哥也绝对是青春岁月里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么算起来,喜欢八一哥哥的年月要比阁主长好多。不过水仙里,我最钟情的还是楼蔺,或者说楼蔺楼。


不是负气退圈,也不是不喜欢了,相反,这份喜欢永远不会变,无论我以后是否还会写同人。

靳哥哥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存在,美好到我以他为方向,想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对得起自己说的喜欢,对得起曾经的感佩和敬慕。


感谢阁主,如果不是阁主,如果不是对阁主一见钟情,我大概不会知道靳哥哥,更不会遇到你们,这半年多,真的很开心,也是时隔九年,再一次肯给自己打上标签,认定自己是某个圈子里的人,而不只是个过客路人。这里有太多美好的记忆,我相信,大家会一直一直走下去,以各自的方式爱着这个圈子,喜欢着守护着靳哥哥。



希望大家一切安好,不负初心。

11 May 2016
 
评论(5)
 
热度(34)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