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与回家

不甜的小甜饼。我大概真的五行缺糖。

双教授AU

 

 

 

 

 

蔺晨吃东西本就挑嘴,遇到明楼后更是变本加厉了。

 

 

 

其实也挺不好的,蔺晨暗暗地想。比如现在他想吃栗子了,而小区拐角那家店已经关门了。

 

 

 

小区拐角那家店其貌不扬,狭隘的空间只够两个人转身,也没有什么招牌,是一个年迈的婆婆开的,可卖的却是难得正宗的迁西板栗。她家栗子个头不大,黑褐色,并不怎么油亮跟小店本身一样其貌不扬,然而剥开后果仁饱满细腻,着实甘甜糯香。婆婆每天只卖固定的份数,卖完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因着蔺晨只吃这家的板栗,时日长了,两个人自然就和婆婆熟稔了起来,打个招呼婆婆就会给留一份。而此刻暮色四合,他忽然突发奇想地想吃栗子,自然只能独自对着黑漆漆的门发呆。

 

 

 

不过也只是挫败地叹了口气。明楼去B市开会半个月了,这些日子都是跑凌远和谭宗明他们家解决的晚饭,倒不是自己勤快,而是明楼临走前特特嘱咐那夫夫拉着蔺晨一起吃饭,生怕蔺大少一个想不开就下厨了,厨房祸害了事小,人给伤着了心疼的还是明教授自己。

 

 

 

今晚难得凌远下厨,吃得有点多。故而蔺晨把车留在那俩家自己慢吞吞地走回来。夜风微微的凉,蔺晨紧了紧衣服却未曾加快步伐。深蓝的幕布群星璀璨,疏离又耀眼,却又似乎触手可及。有些像那个人,可连蔺晨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自己面前那人却是少见的柔软无害。

后天,后天那个人就回来了,念及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一点点。

 

 

 

忽然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那人声音很好听,尤其是用气音小声跟他说话的时候,那时他的眼神总像一江揉碎了的月光,水光潋滟缱绻成一汪深不见底的宁静的海,温柔的涟漪几乎能吸住人的魂魄,他的声音低低地从耳畔流淌入肌肤,而后渗透到血液骨骼,仿佛可以穿透灵魂,一直一直回响在心底,仿佛一辈子都不会腻。

 

 

他想他有些想那个人了。

 

 

 

手机大概落在了办公室,蔺晨稍稍有些遗憾。不觉间已然走到了楼下,习惯性地一抬眼,居然就愣在了自家楼下。窗口间跃动的那一簇温柔的灯火,暖暖地映亮了整个世界。

 

 

 

他回来了。

 

 

 

毋庸置疑的陈述句。一字笑不自觉成型,轻手轻脚地悄悄打开门,蔺晨小心翼翼地往里张望,不期然落入了一片宁静的水光潋滟晴的黑色的海中,亦他的归宿。

 

 

 

明教授看来是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是一片温暖的潮湿。而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正熟练地剥着蔺晨心心念念的栗子,桌子上已完美地盛了一小碟饱满的果仁,熟悉的香甜味道伴着那人温暖的笑,这一刻蔺晨忽然清晰地意识到他回家了,于是他缓慢而坚定地走过去给了那人一个长长的拥抱。

17 Sep 2016
 
评论(2)
 
热度(38)
© 风雪长白 | Powered by LOFTER